普通人一下不会多想,即刻出去制止乱战。
    精明干练者想到第二层,是否有人故意挑事,就多几分顾虑。
    徐琰很快想到了第三层,那些黑市商人倒向商会,这不是寻常举动,而是战争前兆。
    他嘶的一声,倒吸凉气:“万万不可大意!”
    当下传音入密,急招麾下副和能战精锐,先保住自家底子再说。
    其他当家或许也有相似想法,各自先保住自家财宝,才缓缓将船靠近,小心观察。
    岸上厮杀愈演愈烈,上百号人加入战团,精气神意宛如薪柴焚燃。
    炽烈意念交汇在一起,竟被铜臭迷神香染成贪婪的气味。
    这已经颇有几分大粼江上赛龙舟的盛典氛围了,人的情绪相互传染,越来越多人看到就眼红加入,要争抢沙滩上堆积如山的货物。
    “七当家,不好了,开巢坊的老乌好像有诈,他们那几条船开过来了!”
    七当家童志峰的旗舰上,一名麾下炼气后期的头目匆匆进来禀报,话音刚落,就感受到船身一阵剧震,似乎是霹雳弹落在甲板上,径直炸开。
    宝船是大型法器,一两枚霹雳子并不妨事,但这也意味着战争的开端。
    童志峰心底深处闪过一丝狐疑,但却同样生出几分兴奋:“这可是你自找的!”
    “夫君,冷静一下,好像有些不对!”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童志峰转头看去,见是自己的道侣进来,面怀忧虑之色。
    童志峰道:“凝真,有何不对?老乌他们原本就奸诈贪婪,这次定是受了北霄岛之人蛊惑,想要出卖我们。”
    商凝真道:“我知道,但这些人跟我们合作已久,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背叛?”
    童志峰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有什么不可能。”
    商凝真道:“这次所劫财货虽多,但也不至于啊,以前又不是没有丰收过。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他们准备并不充分,动的时间也有先有后,倒像是临时卷入?”
    童志峰身躯一震,如同福至心灵般清醒过来:“你说得对,就在方才,我也生出一丝贪念,想着干脆火并他们算了!”
    这句话是私下里传音对夫人说的,明面上不动声色看向自己部属:“老林,你说,这帮人如此可恶,我们该怎么办?”
    老林眼睛一亮,试探着问道:“当家的,我们干脆……劫了他丫的?”
    童志峰眼睛微眯,只感觉一股寒意陡然从背脊生出,往四肢百骸蔓延而去。
    ……
    “三当家,情况似乎有些不对,西滩上乱起来了,七当家传讯说,可能有人暗中搞事,以蛊惑人心之法引诱争斗。”
    “我们该怎么办?先阻止哪一边?”
    百余丈长的鳇级宝船上,三当家血狮子和几名筑基境界的海盗密会,二当家碧眼妖王不在自己旗舰,也跑到这边旁听。
    但他非常自觉的不说话,只是坐在旁边地板上,抱着酒坛自己一个人喝。
    血狮子呵呵一笑,冷然说道:“阻止,怎么阻止,阻止谁?
    都已经出人命了,还想着讨好么,幕后黑才是真正的对,其他不要多管。”
    “可是……”有人欲言又止。
    血狮子摆了摆,道:“好了,小的们见见血,不妨事,只要那几位真正的话事人保持冷静就好了,眼下这关节,谁去劝架谁也得惹祸上身,那边情况不对,不要过去中了别人陷阱。”
    她说到这里,神色也颇有几分不自然。
    就在方才,她心里面竟然闪过一丝干脆假戏真做,火并了那些黑市商人的念头。
    甚至于,设想干掉四当家以上所有船队。
    二当家习惯了对自己言听计从,大王也只顾着寻求更进一步,只要供奉不断,根本不会多管。
    整个血鲨盗,自己完全可以一遮天。
    事后推到商会头上,说是商会高出击,连同黑市商人中伏被剿就行了。
    大海上讨生活的人,漂没是传统艺能了,总能找到借口的。
    但听到七当家传音的瞬间,她就猛然惊醒,察觉自己生出这样的念头非常不应该。
    自己可是海上的顶尖人物,海盗法典的维持者,怎能如此浅薄短视?
    再联想到此前的一些推理,不难得出结论,是那杀了瀖臼和抢夺水月镜的幕后黑追来了。
    “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
    这个对果真拥有变化易容和蛊惑人心的本领,极有可能已经藏在我们中间!”
    她神色凝重,目光却在隐秘的打量在场诸人,连自己麾下部属都怀疑上了。
    所以,她根本不让自家部属离开以平乱为由离开视线,她要确保这些人都在神识笼罩之下。
    若无问题,自当保护,若有问题,也可及时识别和格杀。
    血狮子她略作沉吟,神识连接宝船上的通讯法阵,向几名当家和各路商人发去密讯,说明情况。
    果然,刀头舔血的江湖人并不蠢,同样察觉到了不对。
    “你们真的没想火并?”
    “至于嘛,前几天的交易都过来了,何必在这时候搞事?”
    “老路的人品和信誉我还是信得过的,当然,二当家,三当家我也信得过。”
    “这么说来,那个幕后黑想搞我们?”
    “会易容,会蛊惑人心……怎么排查啊?”
    “如此危险,三当家可一定要把他揪出来呀!”
    “等等,你们说的什么,什么幕后黑?”
    “就是那个灭了祝家的人,疑似和杀死十当家的是同一人!”
    “这么凶?江湖黑榜都还来不及追杀他,反而杀上门来?”
    大家暂时还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七嘴八舌沟通起来,事情似乎逐渐明朗。
    就在这时,七当家童志峰忽的传音道:“九当家那边关闭了通讯。”
    八当家徐琰嘿嘿一笑,颇有几分幸灾乐祸道:“莫非他被黑盯上了?”
    血狮子略作沉吟,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那个蠢货总喜欢自作聪明,大概贪心上头,想要抢劫一波再开通讯,到时候就把锅推到黑头上,自己吃饱!”
    众人不由得无语。
    他们一个个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修士,哪里会看不穿这种小朋友的把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香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苍生问鬼神并收藏香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