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起,刀落,头飞......

    横行川贵十余年的代枭雄安邦彦的头颅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躯体,在空飞舞了段距离,才重重落下。

    安邦彦人头落地的同时,更加血腥的杀戮就在他的军展开了。宋嗣殷献诈降计的时候,就已经做了两手准备。手当然是在赤水河边打败朱由检,保住水西,收复水东。哪怕不能胜利结束战争,也能将眼下这场乱子持续下去。

    只要奢、安之乱继续,宋嗣殷就有机会把奢、安两家卖出个好价钱——个世袭香江千户官的价格实在太低了,宋嗣殷的良心过不去啊,得加码!

    另手准备当然是出卖安邦彦、安武功父子和奢崇明了!

    如果安邦彦打半渡而击都不是朱由检的对手,那么个世袭香江千户官也比灭门惨案要强啊!

    宋嗣殷是反贼啊!而且还是大反贼,不是死个,而是死窝。即便按照杨应龙的标准来杀,宋嗣殷自己这支,也得让朝廷杀光了。

    宋嗣殷可不想被人灭了门,他得努力自救啊!

    所以在赤水河大战开始前,宋嗣殷就做好了和安邦彦来场火并的准备。暗召集了族勇士三四百人,让他们跟随自己起到了安邦彦的军,还嘱咐他们备好利刃,随时准备火并。

    在刀斩了安邦彦后,宋嗣殷就厉声大喊道:“宋氏儿郎还等什么?杀啊!杀光姓安的!”

    水西安氏是千多年的土司王,虽然实力直都不算强大,但是根基很深。安邦彦又是掌权多年的“四裔大长老”,手底下会没有肯替他效死命的义士?如果不及时剪除,宋嗣殷就算去了香江,也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安邦彦身边也有不少安氏的死士,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和自家站在同战线的水东宋氏的族长会突然反水,还刀剁了自家的大长老!

    所以他们下子都被吓呆了,竟然忘记拔刀上前去为大长老报仇,直到宋氏的死士杀上来,才反应过来,提刀应战。

    场血战,转眼间就在安邦彦的军展开了。

    就在安邦彦人头落地的同时,赤水河南岸的帐前军也向着被24斤木托开花弹轰得阵形大乱的土司军发起攻击了。

    24斤木托开花弹的威力当然不小,但是发射它们的黑锅炮终究只有六门,而且射速也慢,根本打不了多少炮弹。再加上这种开花弹使用的木管引信也不是特别可靠,所以只有大约半数的炮弹能炸开。所以真正被开花弹杀伤的土司兵也不是太多。

    只是“天降神雷”的场面看着太吓人,而水西这边又比较闭塞,没怎么见过大威力的火器,听见雷鸣,看见火光,还以为官军那边请来了神仙在放天雷!

    大明那边都有神仙了,这仗还怎么打?

    所以官军击之下,赤水河南岸战场之上人数过万的土司兵,立马就溃于旦了。

    而被击败的水西土司军和奢崇明的永宁土司军却没办法快速撤离战场,这是因为赤水河南岸的道路狭窄,而且安、奢、宋三家联军数量也太多,足足开来了五万余人!五万多人的大军,是没有办法次都投入赤水河南岸渡口战场的,所以安邦彦只能将部队分成几批,让他们轮流上场。而没有轮到上阵的部队,则在战场南面堵着道路。

    如果安邦彦还在,可以发号施令,倒是可以组织部队有序撤退。可是现在安邦彦死,安家大军群龙无首,前面退下来的军队和后面堵路的军队撞在起,乱成团。

    此外,水东宋氏的军队也被安邦彦置于了后方——赤水卫靠近奢崇明的永宁,远离宋氏的水东。所以他们是作为援军上阵的,当然没有打头阵的道理。

    而这批置于土司军后阵的宋家军,现在也得到了宋嗣殷的命令,突然来了个临阵倒戈,向着昔日的战友刀刃相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抢救大明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抢救大明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