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是不可能纯粹的。
    在截教修士们看来,所谓纯粹就代表着单纯。想要争霸天下的人有几个单纯?还活不活了?
    这个先天灵宝稀有的时代,余元的招牌化血神刀无疑算得上是大杀器了。但却也是所有人都晓得的大杀器,真要以为凭这东西能够大杀四方那就有点天真了。
    经历过一次转世之后,虽然他依然过得风风火火,却也在旅途之中学会了使诈。
    这化血神刀上的音攻段就是其中之一,也是他最满意的一种,之前就算是同门师兄弟都未曾告诉,因为底牌使用的越少才越能够发挥作用。
    就像现在,音波无差别的攻击影响了附近所有人的行动能力。当头一刀只要砍结实了,那玉鼎必无幸理。
    “哈哈哈,成了成了,成了!”
    眼看这化血神刀一点点的靠近玉鼎脖颈,余元嘴里近乎癫狂的重复着。
    然而仅仅刹那,这股癫狂就僵在了脸上。那是源于灵魂的颤栗,强大的杀气像是犹如实质的千万根针,洞穿了一**音浪,也刺进了余元的身体。
    形势立换,被影响不能够行动的就变成了余元!
    反观玉鼎,中长剑咔咔碎裂,掌心处缓缓浮出一柄血色锯齿大剑,这不是传统意义上修士在体内温养的本命法宝,因为其浮出的过程就像是从血肉之中生生将骨骼抽出来一样。
    血赤糊拉的同时颇为震撼人心,更让人咋舌的是当这血色锯齿大剑被抽出来后,玉鼎的一条臂就真的耷拉到身体一侧毫无支撑了。
    呼!
    看得出来,这血色锯齿大剑对于玉鼎来说也是个不能轻易使用的存在,剧烈的疼痛让他整张脸都跟着扭曲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没什么犹豫,另一挥剑便砍。
    余元此时已经勉强适应了这种杀气,毕竟是常年在诛仙四剑周围乱晃的截教弟子,杀意杀气什么的早已经习惯。在大剑落下时他即使做出了反应,将化学神刀一横,企图去硬架大剑。
    叮吟!
    金属交鸣过后,化血神刀直接碎成两截,锋利的剑刃仅仅是停顿了刹那,然后继续挥落。
    “怎么可能?”余元难以置信的盯着那血色大剑,能够轻易斩断化血神刀的宝剑,这至少也该是个先天灵宝级别的吧,为什么他从来不曾听说过,这到底是什么剑?
    余元再也来不及闪避了,眼看着那大剑就要落下,他的结局似乎只能是脑海中带着疑问被劈成两半了。
    叮铃铃!
    千钧一发之际,耳边突然间传来清脆的响声,这响声连环像是有数个铃铛无限触碰,听起来还有点心情愉悦的感觉。
    接着胸口一痛,半截好似箭头的金属物自后往前洞穿出来,接着那箭头开始分裂,化为五条锁链在他胸口以五星图案刺入皮肤。
    余元在疼痛之余发现自己对于大道的理解与沟通好像出现了一个断档,就像是有人用眼罩遮住了他的双眼,明明他知道前方就是大道尽头,可现在却看不见了。
    穿心锁!
    叮吟!
    余元脑海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穿心锁带着他急速后退,而那血色锯齿大剑也恰巧划过他的胸膛,跟那外显出来的锁链碰撞,迸射出了一条条火花。
    “啊疼疼疼!”
    余元被救下来了,出的是火灵圣母,之前跟玉鼎对砍的时候,也就她还在附近观战。
    “师妹,其实你可以考虑攻击玉鼎,或者用缠绕我身体救援的方式。”
    看着余元哭笑不得的样子,火灵圣母脸色淡然,一边收回穿心锁一边回道:“穿心锁针对的是胸中五气,可那玉鼎的攻击段乃是剑修或者体修一脉,就算缩了胸中五气也作用不大。至于缠绕……我不会用鞭子之类的软兵器!”
    好吧,理由如此充分。
    余元重新回神看着远处的玉鼎,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关注那柄锯齿大剑。
    玉鼎神情淡漠,丝毫看不出对刚刚失的惋惜,只是擎着大剑再次攻过来。连化血神刀都断了,火灵圣母与余元自然不会再傻乎乎的往上面撞。
    两人分往两边闪躲,玉鼎一剑不中却没有像刚刚那样追杀余元,反而将速度发挥到极致来追砍火灵圣母。
    “小看我?”火灵圣母大怒,双一招,两边锋利的长剑迎上去,随后还跟着一柄人头大小闪烁异光的长柄锤子。
    叮嚓!
    长剑顷刻断碎,锤子更是好似豆腐一般被切开。
    这一下火灵圣母终于也了解到刚刚余元的震惊,好在有两件兵器拖延,火灵圣母旋身一变化为火焰虹光飞速远离。
    这是火灵圣母的独门遁法,她虽然没有余元和玉鼎那般强绝的速度,可也有自己特殊的逃命闪避本事。
    然而异变再生,就在火灵圣母化虹躲避的时候,空气中突然间探出数十条金晃晃的绳索,这些绳索弯弯绕绕竟是比玉鼎还快朝那道虹光缠去。
    “捆仙绳!”
    火灵圣母大惊,与穿心锁一样,这捆仙绳其实也是用来偷袭的好东西,虽然在品级上差了不少,可其是可以通过炼制来增加数量的,算起来可比穿心锁普及的多。
    只是炼制这捆仙绳的天材地宝如今已经不好找,正常修士炼制一条两条就很费劲了,数十条就太扯了,所以火灵圣母可以肯定这捆仙绳一定是品质不高。
    但就算如此也有些麻烦,她倒是不怕捆仙绳,可一旦被拖延片刻,身后的玉鼎必然要追上来一剑劈了她。
    “别忘了还有我啊!”
    为难之际余元复又进场,袖中狂风乍起,原本从各个方位靠近火灵圣母的捆仙绳全被带偏了,一个个的开始往余元的袖袍里钻。
    “唉?这是袖里乾坤的神通?”刘奈诧异的惊呼。
    旁边寒酥摇摇头,“不是袖里乾坤的神通,只是将如意乾坤袋与袖子炼制在了一起而已。”
    刘奈恍然,吓了他一跳,紧跟着也反应了过来,若余元真练成了袖里乾坤的神通,哪轮得到玉鼎擎着宝剑瞎比划。至于如意乾坤袋,那其实是与捆仙绳类似的拿人法宝,不过从如今的效果看,余元这如意乾坤袋的品质可比捆仙绳强多了。
    “那个锯齿大剑是什么?”
    这一回寒酥没有回答,倒是通天教主瞄了一眼老子与元始天尊,“好强的杀气,好锋利得到修罗剑骨,怪不得在上界看不到修罗族人,想必是都已经被玉鼎师侄杀光了吧!”
    元始天尊与老子不语,也说不准是真不知道还是默认,只听接引笑道:“玉鼎这孩子有自己的造化,既然转生到一个修罗族占据的世界,那只能说修罗族命中当有此劫。怪只怪修罗族不识天道造化。”
    “哼!”通天教主不屑的撇过头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俺的头上也有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剑舞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舞秀并收藏俺的头上也有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