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太太把陈依彤扶起来,再次将药瓶塞进她的上:“依彤啊!你也别怨你哥打你,我们这一个多月过得太苦了,你就听话,快点山上去吧!”
    陈依彤满目含泪,转头朝可儿和陈茂斌看去。
    “好!我上山去,我马上就上山去,但是我要把可儿带走。”
    “少跟老子讨价还价,这死丫头就留在这里,你下完了药,看着他们倒下了才能下山,不然我们大家都得完蛋。”
    躲在帐篷门口的季静听到这里,马上轻轻脚转到帐篷侧面。
    没一会儿!
    就看见陈依彤就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帐篷。
    看着消失在帐篷巷道里的背影,季静悄悄松了口气。
    想到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住到山上的木屋里去了。
    她就忍不住唇角上扬......
    当陈依彤拿着药瓶,恍恍惚惚回到山上时。
    村子里面是一派喜庆,到处都张贴着大红的喜字。
    迎面碰上她的村里人,全都满面笑容的和她打招呼。
    让她紧张得心冒汗,连捏在里的小药瓶,都浸满了汗水。
    在路过陈斌家门前时。
    她看见十几个人围在院子里,正忙着给一顶宽大气派的轿子扎红绸。
    这顶八人雕花大轿,是谭父花费七天时间,精雕细琢做出来的。
    也是谭昊一家送给陈斌的贺礼。
    林海峰扎好最后一朵丝绸大红花,转身走到陈斌身边,勾着他的肩膀笑道:“嗨!我姐送给美婷的婚纱,好像是中式的礼服吧!我记得里面还有一套,特别精致漂亮的凤冠霞帔。
    到时候美婷穿上庄重的礼服,再坐上这华丽的八抬大轿,还别说,那画面一定美死个人。”
    陈斌穿着黑色笔挺的西装,一张黝黑的脸上,神采飞扬,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喜气洋洋,春风得意。
    他站在挂满红绸的花轿前,笑着捶了林海峰一拳。
    “那当然了,我们家美婷啊!是最漂亮的新娘。”
    陈斌话音刚落,院子里,又是一阵诚心祝福的恭维声。
    陈依彤收回视线,默默的抬脚继续往前走,耳朵里听着这些祝福声,再想到刚刚在山下发生的事。
    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自从末世以来,她天天和自己老公吵架,为的就是给娘家人,多争取一点东西。
    可刚才自己老妈说的话,可真是句句诛心啊!
    这时候。
    她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时而闪过陈老太太咄咄逼人的嘴脸,和女儿昏迷不醒的样子。
    还窜出末世以前,自己和胡永智生活中的甜蜜画面。
    最后定格在末世以后,胡永智说得最多的一句“我们村里的事都是秘密,你不能和你妈她们说起村里的事,万一他们被人利用,会连累村里所有人。”
    陈依彤的眼角,又渗出大颗大颗的泪珠。
    是啊!村里的事,真的不能乱说!
    现在报应来了,她要怎么办啊?
    她不能给村里人下药,可是可儿要怎么办啊!
    突然!
    她灵光一闪。
    她抬起,用力敲打自己的榆木脑袋。
    真是笨啊!他们山上的人武功都那么厉害。
    自己只要把这事告诉素英姐,别说她那个不成器的二哥,就连那些劫匪都不是素英姐的对。
    对!她现在就去找素英姐,素英姐一定有办法的。
    拿定主意,陈依彤抬起背挥掉脸上的泪珠。
    在她猛地转身时。
    鼻子狠狠撞上一堵硬邦邦的肉墙,差点没把她的鼻梁给撞塌了。
    胡永智看着捂住鼻子、泪流满面的女人,皱眉问道:“出什么事了,可儿不是和你一起下山了吗?怎么就拿一个人回来,可儿呢?”
    刚刚他在陈斌院子里帮忙,回头就看见这女人哭着路过陈斌家的院子门口。
    他鬼使神差的就跟了上去。
    还没走多远,这女人就猝不及防的撞了上来。
    陈依彤捂住鼻子的慢慢放了下来。
    脸上露出委屈又开心的笑容。
    下一刻。
    却又“哇”的一声哭着扑进男人怀里。
    胡永智下意识搂住女人的纤腰,一脸莫名的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先别哭啊!说出来我才能帮你啊。”
    陈依彤抽噎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小声的说道:“我那么坏,那么蠢笨,这段时间,还把家里吵得乌烟瘴气,你还愿意帮我啊!”
    胡永智挑挑眉,这女人受什么刺激了吧!
    怎么下一趟山,还把脑子给整清醒了。
    不过能想通就好,他可不想再过有家不能归的日子了。
    于是笑着说道:“你不聪明,我又不是刚刚才知道,只是没想到你会分不清谁才是你的家人。
    从你嫁给我那天开始,你就是我胡家的人,娘家就只是你哥嫂爸妈的家了。
    你可以孝敬你爸妈,可是却要先顾着我们自己的小家,因为我和可儿,才是你最近的家人。”
    听了这话,陈依彤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她努力克制住感动的情绪,现在救女儿要紧,等把女儿救回来,再来说他们之间的事也不迟......
    于是,便将刚刚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出来。
    在胡永智越来越冷的脸色下,陈依彤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到最后。
    她几不可闻的说道:“刚刚我撞上你,就是想把这事告诉素英姐,让她帮忙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救女儿。”
    胡永智捏紧拳头,浑身散发着瘆人的寒气。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想给他们一点教训,好让他们安分守己。
    可那一家子却敢勾结外人绑架可儿,妄图霸占整个红岩村。
    他们可真是找死!!!
    当两人来到刘二叔家时,就看见刘素英和刘二叔,正坐在客厅里慢悠悠的喝茶。
    胡永智也不墨迹,开门见山的直接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等他说完,刘素英波澜不惊的看向陈依彤,说道:“你能想明白做出正确的选择,也不枉费可儿的一片孝心了,那孩子为了你,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承受了多少心里压力,刚刚为了让你看清人心,她还故意装晕,现在还要留在山下,做个人质继续诱敌深入。”
    胡永智和陈依彤闻言,先是臊得慢慢通红,当听到可儿是装晕时,震惊之余,又狠狠的松了口气。
    只要可儿没有中迷药,凭她的伸,撂倒那几个人,轻而易举。
    最后听到她不回来,还要继续诱敌深入,两人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陈依彤咬着嘴唇嗫嚅道:“那、那她不会有危险吧!还有、可儿她是真喝了加了迷药的水,难道这迷药是假的?”
    说完。
    她把里捏着的药瓶放在茶几上。

章节目录

末世之菩提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梦里雪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里雪飞并收藏末世之菩提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