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白芨低声问白桐,婵兴致勃勃的绑人,爆发前所未有的活力,白芨不想扫她兴,可毕竟大庭广众之下,总要给个过得去的交代。
    “什么?”白桐还沉醉在我家蓝好帅的美画中不能自拔,没听清白芨的话。
    “怎么收场?狐族应该快来了”白芨无语,这人能干点正事吗?
    “没事,白冽他们应该也要到”白桐无所谓回答。
    合着你就看戏是吧,白芨都想翻白眼“那今天被狐族魅惑的事情怎么解释?”
    “解释?别,别,白冽会弄死我的”白桐欲哭无泪,他怎么把这事给忘记啦!
    白芨望天,我还以为你胸有成竹,早有对策,原来是忘记了,真不能对你高看一眼。
    白芨对白桐嘀咕一阵,白桐斜眼看白芨,你小子怎么也一肚子坏水,这是要踩着狐族上位,都比得上白拉那厮。
    “你不想做就算了,反正最惨的不是我”白芨摊,有你垫背,谁都不用怕!
    “你给我等着”白桐恨恨说道,都欺负他。
    白芨嘴角上扬,想起白冽的话:白芨,你打算一辈子都这样唯唯诺诺,一事无成?我给你三个月时间,你管不了贸易线,我就安排别人。
    白芨望着越发耀眼的婵,他也要有配得上婵的能力和身份!今天就先试试水。
    狐族的雌性脚被绑,眼睛被蒙,做不了妖,是白桐发挥的时间。
    白桐咳咳两声,为了等下有点业绩,好为自己求情,也顾不得那么多,丢脸总比丢命好“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新衣服八折优惠,狐族现在看不见听不见,只今天优惠一次,错过就是白来”
    白桐大力要喝白芨的方案,蓝还以为这家伙吃错药,要出什么幺蛾子。
    别说,狐族一绑,不少雌性再次围上来,轻声挑选了好些衣服,这些衣服她们眼馋了好几天,被狐族阻拦,才不敢上前的,没想真的来了会。
    不多久,白蛇摊子上的衣服少了一半,白桐挑眉,白芨这小子有几下子。
    时间回到白洛逸一行人过来,白洛逸听完蓝几个的壮举“真厉害!回去给你加肉”
    白洛逸给雌性竖起拇指“干的非常漂亮,为你们自豪”
    雌性个个脸上洋溢的笑容,心里吃了蜜一样甜,这就是被人肯定的满足感啊!喜欢。
    原来咒术这么好用,雌性们握拳,回去一定好好学。
    没学好咒术的雄性,正在被训“你们可真给我长脸啊”白枭恨不得捶死这些憨货。
    尤其是白枭,居然还第二次中招,要不把这货脑袋切开,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渣渣。
    “回去抄一百遍反弹咒”白枭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白蛇雄性一脸惊恐,学渣们表示,这比揍他们十天还狠啊,要不要换一个?
    “我们,我们卖了衣服”白桐微微颤颤举,说出加分项,希望减免一点刑罚。
    “你两百遍,再多说一句,加一百遍”白枭踹了一脚白桐,滚远点,看见就烦。
    白桐想要撞墙,拍了一下自己嘴巴,让你多嘴,看吧,多了一百遍。
    白芨这个没义气的加伙,居然在一边看戏,也不帮忙。
    白芨退一边,他又不傻,做错事还顶嘴,不是找罪受吗?
    “狐族来了”白冽轻声和白洛逸说道,白洛逸笑容满面的望着地上的狐族,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白洛逸磨刀霍霍向猪羊,不是,向狐狸,这次势必要让狐族大出血。
    哈哈,筹码多了这么多,谈判很有利啊!
    胡高带着人过来,见一地的狐狸,气的小胡子都要飞起来,刚要指责白洛逸。
    白洛逸笑的可爱“看来四长老很想见我阿父”白洛逸话一落音,胡高顿时觉得脸疼,立马没有办法指责。
    胡高昨天脸肿那么高,今天好了个七七八八,看来上珍贵药不少。
    白洛逸决定收刮一点,胡高后面的人抱着的那些盒子,闻起来不错,里面有上佳的药材。
    “你为何擅自抓我狐族?”胡高平息一下心绪。
    “我还以为是四长老让过来的呢,四长老日理万,没教过来道歉的人的规矩,我们这些小辈只好亲自教教。不过这事不急,我们先清算昨天的账,一桩桩来,有时间”白洛逸笑容灿烂,堪比狼外婆。
    “你”胡高气结,从来没有小辈敢这样指着他鼻子骂,可胡高又畏惧白枫拳头,红转青,青转紫,脸色像是调色盘一般,很是精彩。
    “道歉,还衣服,四长老,先来哪一样?我们等着呢”秃二十一群人给白洛逸几人搬了凳子,其余人分了干果,一起看戏。
    “你们”胡高握拳,真恨不得杀了这群小鬼。
    “动,我就劝你不必了,你老胳膊老腿,等下等我阿父打断了,难好!”
    白洛逸指着地上一堆人“至于魅惑,看到了没,这就是你们对我们用魅惑的下场,四长老要是再啰嗦,你们只中间那个天赋很高,心很狠的小雌性,眼睛怕是会不好”
    “呜呜”胡美一听眼睛会出事,立马拼命向胡高求救。
    胡美出事,老六一定不依不饶,胡高不得不忍住,按照白洛逸的意思走“衣服都在这里,损坏的我们按照市场价赔偿”
    白洛逸差点被气笑,市价赔偿,那我名誉费找谁要“四长老,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那你想怎样?还要两倍不成”胡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小辈,步步紧逼不说,还狮子大开口。
    白洛逸伸掌,五个指头动了动。
    胡高差点气的翻白眼“你别得寸进尺”四长老
    白洛逸另外一只又加上去“十倍”你都送上门让我宰,不多要点,对不起自己。
    胡高忍的青筋暴起,想起族长吩咐,白蛇一死,东西反正迟早是自己的,给就给吧,大丈夫能屈能伸“成交”
    “爽快,蓝带人去清点”白洛逸打了个响指。
    “好的,洛”蓝雄赳赳的带人过去,还是洛霸气!憋死这些臭狐狸。
    “第一件事了结,第二件事,四长老,开始吧,别耽误大家吃晚餐的时间”白洛逸示意地上的人。
    胡高再次咬牙,先让这些蛇嚣张几天,等三天后,他一定要把这群人踩进泥巴里面。
    示意示意一个矮瘦的雌性上前,那雌性两腿发抖,战战兢兢的说道“是我的错,对不起,以后不敢了”
    你还真是随便找个人糊弄我啊,有点诚意没?“四长老,我们白蛇记忆向来很好的,这位,没来退过衣服”白洛逸自然不记得,询问蓝的时候,蓝摇了头。
    蓝对于买衣服,做衣服的人,都有特殊的记忆,过目不忘,所以她说不是,这人就绝对不是。
    “黄毛丫头,不要太过分”四长老后面,一个刻薄的声音响起。
    胡巧幸灾乐祸,二长老出,这群人死定了,二长老可是半步王者,向来心狠辣,得罪她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我觉得还好啊”白洛逸笑着说道。
    “放肆”那老妇人一言不合,推开前面胡高,开启魅惑,一道紫光直攻白洛逸双眼。
    白冽双目如寒冰,站到白洛逸前面,一道屏障打过去,将紫光精准的反弹到老妇人双眼中。
    “啊,我的眼睛”那老妇人捂住眼睛,鲜血不断下流,形成两条血线,格外可怖。
    “我的眼睛,我要杀了你们”老妇人兽化,还没来得及攻击,就被白冽寸寸动作,胡高一行人感受到蚀骨寒气,再也不敢动弹。
    “王者!”胡高按住自己颤抖的,怎么可能,白蛇不早就是落魄户吗?怎么还能觉醒王者!
    “四长老,还要找人动吗?”白洛逸望着暗处的两条白色的狐狸尾巴,胡丽给个尾巴看是什么意思。
    白洛逸摸摸下巴,要不要找个时间,让秃二十去色诱一下,总觉得胡丽知道的,不止是她信上写的那些。

章节目录

回归兽人世界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彩虹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坡并收藏回归兽人世界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