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之后张福图才缓了过来,苦笑着和杨清道:“我现在就想回泉州去了,这也太吓人了。”
    杨清也忍不住苦笑:“是啊,太吓人了。”
    的确是挺吓人的,这个阵仗着实是难见了些。
    临近中午,该来的人都来了,杨清和张福图被安排着入座。
    接下来他们陪好同座的客人就好了,至于一会陪着欧阳辩去敬酒的人不是他们。
    他们还不够格。
    杨清同桌上的就是两浙路的钱庄大佬们,咖位最高的是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的大老板杨德昌。
    杨清对杨德昌了解颇多。
    早些年,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就是两浙路最大的票号。
    那些大海商们大多和这两大票号有资金往来,也是他们拆借出海资金的首选。
    身为市舶司里的一个管事人,杨清对此非常了解。
    但他对杨德昌这个人却没有接触过,说的好听点,叫双方没有交集。
    但说实在话,就是他杨清没有被放在眼里。
    其实也正常,杨德昌自己又不做海贸生意,杨清那么一点小权限,对海商有点影响力。
    但对于杨德昌这样的金融大鳄根本没用,人家根本和你没有交集啊。
    杨德昌被安排道这一桌来,想来陆采薇认为他们都是姓杨,又都是两浙路的老乡,多少也会有交集,应该也会有话题,所以被安排在了一起。
    只是杨清筹办远洋集团的时候,杨德昌实际上已经走出两浙路了。
    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在当年搭上央行这个快车的时候,这些年的发展如火如荼,业务已经不局限于两浙路了。
    如今的大德胜、大德昌的分票号几乎铺遍整个大宋。
    可以这么说,现在大宋第一大银行是大宋中央银行,第二大银行是大宋农业银行,第三大银行就是大德胜,而第四大银行是大德昌。
    当然啦,这个第三第四加起来也远远不及农业银行,更别说和央行相比了。
    但是即便如此,对于其他的商人来说也是庞然大物了。
    这个在同桌的宾客态度可以窥见一些真相。
    杨德昌这些年在外面东奔西走,到处开设票号,到处进行巡视,日常也少有回到两浙路的时候。
    而杨清虽然也是海商,但他背靠农行,根本不虞有资金缺乏的情况。
    即便有,找央行也同样可以解决,根本不用去找杨德昌这样的钱庄。
    所以两人这几年相互听闻到对方的名声,却没有见过面。
    杨清入座的时候还有些惴惴,生怕杨德昌对他态度一般,那就有些尴尬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来到桌子边,杨德昌便热情地招呼他:“杨兄,来来,坐我身边,咱们两个本家要好好聊聊。”
    杨清颇有些受宠若惊,倒不是他现在的影响力就弱了,而是杨德昌在两浙路的名气着实太大了。
    “杨老板,您请坐,您请坐。”
    杨清赶紧回应道。
    杨德昌见杨清这么客气,心里也是有些嘀咕。
    杨清有些忐忑,实际上杨德昌也有些忐忑。
    别看他的生意做遍整个大宋,但他心里很明白,他的命脉其实就攥在欧阳辩的里。
    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的结算都得通过央行来结算,一旦央行停了它们的结算,看似庞然大物的大德胜、大德昌两大票号就得轰然倒塌。
    有人问难道不可以自己结算么。
    其实是可以的,但且不说建立自家的结算渠道要花多少的时间,就说这里面的日常成本,就足以让他的票号无利可图。
    无利可图的票号开来做什么?
    杨清此人他听说过,短短几年间,一个巨无霸就在海商之中崛起。
    杨德盛当时也有些错愕,但是听说远洋集团的身后是农业银行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这远洋集团的身后就是欧阳辩吧。
    后来两浙海商的后台一一落马的时候,杨德昌一联系海商和远洋集团的纠纷,顿时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他们的确没有经济往来,杨德昌也没有怎么回两浙,所以两人一直都没有见过。
    这一次却在欧阳辩的婚礼上看到杨清,还是作为迎宾的时候,杨德盛瞬间就明白了,这个杨清还是欧阳辩团队里的核心成员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宋之无双国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墙头上的猫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墙头上的猫1并收藏北宋之无双国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