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悠扬的钟声响起,这一次不是佛光结界的声响,而是召集僧人的钟声。
    此时少林寺各院首座除了重伤的玄空大师以外,已全部聚集在大雄宝殿。玄慈方丈在首位,穿着红色袈裟,脸上有着一抹异样的潮红。
    “方丈,你受伤了?”
    见到玄慈方丈的神色,药王院首座玄虚大师蓦地一惊。连忙走上前去两步,轻轻扶住了玄慈方丈。
    “方丈师兄,你的伤势严重了!”
    众僧纷纷惊呼。这才发现,原来之前的魔僧劫乱之中,玄慈方丈受的伤要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这伤势与玄空师弟的一样,是……天绝地灭大紫阳的拳力。玄慈师弟,你为何不跟我说!”玄虚大师眼中带有几分责备的看着玄慈。
    “无妨,我暂时无碍。”玄慈方丈微微摆,说道:“方才佛光结界被引动,想来是拜血教的人已经集结起来,准备攻山了……唉,想不到少林寺到底是未能逃脱劫难。只希望派去传信的弟子能够快些将书信送到。否则,若是舍利塔出故,恐怕天下将会生灵涂炭……”
    听了玄慈方丈的话,众僧开始交头接耳,而各院首座则都沉默了下来。
    拜血教有可能会攻打少林寺,这件事情,之前他们隐约也猜到了。
    但是心中却还有着一丝希望……那就是,拜血教没有发现少林寺佛光结界削弱的事情。
    毕竟法戒之事乃是少林寺的内乱,没有声张。拜血教若是没有得到消息,绝不敢贸然进攻根基底蕴深厚的少林寺。
    而之前鹤阳城的事情,不仅仅是震惊了少林寺,同时,也震惊了整个王朝。料想就算其他门派的不派人来查,朝廷也会有人过来围剿拜血教。那时候,少林大概也就安全了。
    但是很可惜,这消息似乎还是不知为何,走漏了出去……
    “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戒律院首座玄难大师说道:“魔僧劫乱乃是我少林寺内部的事情,怎么可能短短一日,就风声走漏?除非那拜血教本就做好了准备,决定在今日侵吞我少林寺。否则,少林寺恐怕是除了暗通款曲之人!”
    此言一出,众僧顿时惊乱。
    少林寺可能出现了内奸!
    这本是一个惊人耸闻的事情。但是仔细想想,联想到法戒的事情,连入魔的僧人都有,遑论是内奸?
    但若这事情是真的,本就因法戒之时动摇的士气,毫无疑问将会再受打击!
    “阿弥陀佛……”
    玄慈方丈双合十,说道:“也未必如此。拜血教消息灵通,五十七年前到现在始终隐匿起来,鲜有出没。但是却在前日一举屠杀了鹤阳城数万生灵。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方丈,你的意思是……”菩提院首座玄道大师突然瞪大了眼睛:“难道说,屠城是为了……”
    “五十七年前,七星连珠之日,拜血教教主魔功大成,意图趁攻打少林寺,放出血祖。幸得慧澄师伯率领全寺奋力抵抗,才击退魔教。但拜血教主却未必身死……”
    玄慈方丈说道:“此次鹤阳城之事。很有可能,便是拜血教的祭血疗伤之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众首座纷纷露出骇然之色。
    若此次袭击少林寺的,乃是拜血教教主,那恐怕……少林寺危矣!
    因为,拜血教教主在五十七年前,就已经是宗师境界了!
    或许释迦法像并未受损的话,凭借全寺僧人配合佛光结界布成的“一百零八罗汉大阵”,可以抵挡一名宗师境界。但是现在,很显然这已然是不可能的了。
    玄虚大师长叹一声:“方丈,事已至此,我们还是以保全少林寺根基香火为上。少林寺千年基业,岂能毁于一旦……”
    “玄虚师兄,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但是这一次并非是单纯的灭寺之危。”玄慈方丈说道:“舍利塔若出现变故,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而且,以拜血教对少林寺的仇恨,就算我们力求撤离,对方也会衔尾追杀。到时候没有佛光阵法守候,只怕一个也逃不出去!”
    “方丈师兄说得对!”玄证大师眼中露出杀意:“既然魔头来犯,那么,今日即便是舍去性命,也要誓死守卫少林!”
    “是的,愿与师兄一起留守少林,抵抗魔教!”
    众多首座纷纷表态。
    “唉……如今,也只好这样了。”
    玄慈方丈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让各院修为低微的武僧、杂役僧及禅僧,都聚集到菩提院。我们带领其他僧人一同到寺门之前,准备应敌。我少林的后辈弟子,不可再有折损了。”
    “是。谨遵方丈法旨。”众僧纷纷说道。
    不过在众僧各自去安排的时候,玄悲大师眼中却闪过一道忧虑,迟疑着似是有些犹豫。片刻之后才面向玄慈方丈,问道:“方丈师兄,你刚刚的话里,似乎透露着几分哀色。莫非……”
    玄慈方丈看着玄悲,眼中浮现了几分颓然之色。
    半晌后他才说道:
    “玄悲师弟。昨日我令玄道师弟派了十二名弟子求援之后,我自己又派了十五名得意弟子前去。不过这十五名弟子,并非是求援,而是前往山下,到达城镇之后就折返。”
    玄悲大师闻言双眼微微睁大,眼中露出几分震撼之色。看向玄慈方丈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师兄,莫非……”
    “他们没有一个人回来。”玄慈方丈此言一出,顿时眼中浮现了无尽悲痛之色。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许多。
    “……”
    玄悲大师顿时也涌现了无尽凄凉之色。
    玄慈方丈的这个意思,他很明白。
    那些求援的弟子,恐怕,一个也没有成功下山,全部在半路被拜血教截住了!
    这也是为什么,佛光结界响动的瞬间,玄慈方丈便知道是拜血教袭击的缘故。因为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会有人来援。
    只怕拜血教到来之前,已经将一切都布置妥当!少林寺,真的出了内奸!!
    灭寺在即!
    不……
    玄悲大师眼中浮现出了几分决然之色。
    有援军,一定会有援军!
    “我去请出空闻师叔祖!”玄悲大师沉声说道。
    随即他也不顾玄慈方丈的反应,陡然起身,转过身去向后山大步迈去。

章节目录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森萝万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森萝万象并收藏我在少林签到万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