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提?”姜翎笑嘻嘻地问:“那……若是神医让萧世子与我定下婚约,萧世子也愿意吗?”
    她有些紧张,尽管刻意假装得漫不经心,但表情和身体依旧十分僵硬。
    像这种类似于表白的话,她两辈子加起来还是第一次说,心情怎能不忐忑?
    她甚至想好了,若是萧世子摇头断然拒绝的话,她就一脸惊讶地问他:“呀,你不会当真了吧?我只是逗你玩呢……”
    虽然看起来会显得很不正经,但自己跟他的几次碰面,好像就没正经过,多一次也无所谓吧?
    她绝对想不到,对面那位少年此时此刻脑中已经炸响了满天烟花,耳朵里一阵嗡嗡作响,魂儿都快飞出去了,根本看不到她的漫不经心,也感觉不到她的僵硬,满心里就只有那一句话:“神医如果让萧世子与我定下婚约,你愿意吗?”
    他很想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说“我愿意”,然而仅剩不多的理智在告诉他:先问问清楚,别是你想太多听错了,这世上哪儿有这么美好的事情,想什么就来什么?
    理智迅速回笼,萧观澜神情忐忑,喉头滚了滚,有些艰涩地问:“郡主是说,神医要让你我定下婚约?……等等,神医知道我会来找郡主?她怎么会知道的?她怎么会提出这样……这样……的条件?”
    姜翎摸不准他这复杂的表情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只得维持着玩世不恭的态度,笑嘻嘻地歪着头道:“你别管神医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明白一件事情:我说的话,便等于神医说的话,我答应了,便等于神医答应了,你且先回答愿不愿意吧。”
    萧观澜的理智顿时重新掉线,强忍着没让自己笑逐颜开,表情略僵硬地颔首:“萧某愿意。”
    他简直太愿意了好吗?差点儿愿意到飞起!
    听到这个回答,姜翎本来应该开心,但看到萧观澜的表情,她心里的那点儿小火苗儿又“嗤”的一声冒着白烟熄灭了: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勉强啊,不过,这家伙为了朋友竟能做到这个地步,他俩真的只是朋友,而不是基友吗?
    萧观澜不知道姜翎的内心戏那么多,他就想赶紧把这件事坐实了,于是认认真真地问:“不知郡主认为哪个时间比较合适,届时萧某请母妃入宫与太后娘娘商议婚约的具体事宜。”
    姜翎摆道:“这事不急,既然说定了,我料萧世子也不会言而无信才对,还是先说救人的事情吧。那位……咳……神医吧,她的身份不能随意出远门,须得征求我皇祖母的意见,倘若万一,我是说万一,皇祖母坚决不让她出门,我先前提的条件自然也就不作数了,只能请萧世子另请高明。”
    萧观澜顿时急了:怎么能不作数呢?
    姜翎忙安抚道:“萧世子请稍安勿躁,哪怕神医不能亲自前往,也定会给出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一会儿我回去茶会说一声便先回宫,征求皇祖母的意见,你直接去宫门口等消息吧,这样比较快。”
    她想的是:如果皇祖母不让我去,那我就求师傅,让师傅出马去救人,虽然师傅在解毒用毒上可能比我要差那么一点点,但应该也够了。
    萧观澜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翎羽神医出个远门还要征求太后的意见,但他猜想神医也许就是太后宫里的人,因此也没多问,甚至没觉得自己撇开神医跟一个中间人谈妥了救人的条件有什么不对,极其爽快地点头答应,然后喜滋滋地告辞离去。
    他走后,镇南王妃来送姜翎回茶房,她见姜翎神情凝重,不像是听到意中人表露心迹后那种幸福娇羞的表情,不由猜测儿子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又或者这位小姑娘对他一点儿好感也没有。
    她也没好多问,把人哄出来就已经算是为老不尊,很失礼了,这会儿还不识趣地问东问西的,岂不凭白惹人讨厌?
    姜翎却是在想着如何给太后做思想工作,让她同意自己去救人,也没注意到来时喋喋不休的王妃,回去时竟这般沉默。
    于是一路默默无言地回了茶房。
    姜翎进了茶房后,直言刚才在外面吹了风,身体不适,要先行告辞了,众人见她身体确实比较单薄,纷纷表示理解。
    姜翎的提前离场,更坐实了王妃的猜测,她急匆匆赶往云起斋,找儿子打听进展,却没想到儿子已经带着人出去了,根本没在家,把王妃气得险些一掌劈碎了桌角,嘴里直骂“臭小子”!
    回到宫里后,姜翎直奔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并把萧世子求她救人的事情跟太后说了,不过她暂时隐瞒了婚约的事,怕一次说得太多引起太后反弹。
    太后没有如姜翎预想的那样断然拒绝,因为她年轻时也曾走鲜衣怒马,仗剑天涯,骨子里也是个热血难凉之人。
    于私来说,受伤的人是孙女小姐妹的嫡亲哥哥,倘若不救,人家以后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心生怨怼?
    于公来说,那宣威将军也算是国之栋梁,若是能救,自然应当救上一救的。
    只是,镇南王妃前脚才来求过亲,后脚萧世子就来求囡囡救人,是不是也太巧合了一些?
    “那位萧世子,他知道你就是翎羽神医吗?”太后问。
    姜翎摇头:“想来是不知道的,只是托我转告罢了。以前月秀姑姑出宫寄售成药时没有匿名,许是被他查到了,不过他应当以为神医是我身边的人,没怀疑过是我。”
    太后点了点头:“萧家小子倒是有几分段。囡囡,救人本是好事,可是你这身体还没养好,贸然赶路,我怕你吃不消,就不能换其他大夫去吗?非得你亲自去?”
    姜翎点了点头:“解毒剂的功效您知道的,也仅仅只能起个压制的作用,可见宣威将军所中之毒,毒性十分复杂且凶猛,不亲自去分辨毒物的品类和用量,无法调制出相应的解药,不过,若去的人是师傅的话,想必也是可以的。”
    太后苦笑着摇头:“你师傅恐怕没法子去,他今日一早跟寄怀去山上采灵芝,不小心扭伤了脚踝,这会儿正在蓬莱馆里养着呢。”

章节目录

世子妃她是朵黑心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石向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向晚并收藏世子妃她是朵黑心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