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们这些天在后山零零星星地挖了不少树苗,大都不足一米高,太小了,而且数量远远不够。
    许勋安想着买些树苗,可是他见过卖木材的,却没见过卖树苗子的,跟老秦他们打听,他们更不清楚,他们需要木材都是直接到山上直接砍,就算整棵连根拔回来也可以,根本没见过有人贩卖树苗。
    洛儿在宫中见过花木局的匠人用树枝扦插培植新的花木,宫里多是名贵的花木,各个宫里的需求量都很大,匠人们为了满足主子们的需求,伺候的非常精心,经常用压枝和扦插的方法培养新的植株。不知道这种方法能不能用在普通树种上。
    “师傅,你可以把树枝埋在土里让它长出根吗?”
    有人的时候她不想说的太多,怕给人留下太深的印象,而且“扦插”、“花木局”这样的词汇本就不应该是她一个小孩子该懂的,所以她用最直接的描述,她觉得师傅一定能听懂她的话。
    在场的其他人都觉得这孩子有点异想天开了,树枝怎么可能直接生根。听说前朝那位风流皇帝钟爱江南杨柳依依的柔美,曾下令让人广植柳树,成活一棵就奖励丝绢一匹。
    如果能这么轻松栽种树木,他得送出多少匹丝绢,恐怕国库都能清空,还哪来的钱开凿运河,还南征北战到处作死。
    唯有许勋安和常青听进了洛儿的话,常青是盲目的信任洛儿,觉得她说什么不会错,许勋安则是茅塞顿开,想起了扦插技术。前世他的妹妹热爱花艺,要买最新鲜的花枝,所以他陪妹妹跑过几次花圃,哪里的园艺师傅就是用无根培植小盆栽的。
    “哎呀!不愧是我的徒弟,果然聪慧过人!”他伸抱起小徒弟,这个小人当真不是穿越的吗?怎么懂得那么多呢!可是如果是穿越的,怎么就接不上他的暗号呢!
    许勋安想来想去,都觉得小徒弟是个人精,把自己这个智商一百五的天才都弄糊涂了,越想越不忿,大在小徒弟头上一阵揉,把洛儿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揉的毛毛躁躁,像一只炸毛的猫才满意。
    他就喜欢看小徒弟生气却又拿他没办法的样子,这大概就是怪蜀黍的恶趣味。
    洛儿措不及防,又被师傅得逞了,憋了一肚子气。师傅太不讲究了,总是欺负小孩,她又不是真正的小孩,有时候觉得对着师傅总没有对着常青感觉自在,因为常青懂规矩。
    “洛儿姑娘,你可以教我吗?”常青站在许勋安身边,必须仰着头跟洛儿说话,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让他觉得离着洛儿姑娘太远了。
    “我也不太懂,不过我们可以一起试一试。”洛儿轻轻地挣了一下,许勋安便把她放在地上,她赶紧拉着常青跑开去,还是离师傅远一点毕竟安全。
    许勋安也来不及管两个孩子,他们也不是调皮不知事的,用不着大人操心,他想先把培植芽苗的事情先落实了,春光不等人,眼下是种树最好的时。
    出了后山倒不难找林子,许勋安让人去砍树枝,只拣直溜的,一人多高的树枝,小孩腕粗细就行。砍完也别直接背回来,有旧的衣服,浸了水把底部抱住尽快背回来,免得风干了不好生根。
    许勋安留在家里也没闲着,亲自动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坑,有五米多长,一米多深,宽也有一米多,没有尺子,许勋安根据步子大约估的。
    他在前院挖,洛儿指挥着常青在后院挖,也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坑,不过比安哥挖的坑浅了很多,也小很多,跟过家家似的,许勋安看了都想笑。
    春日的阳光暖洋洋的,风也是那么冷冽刺骨,也带着一丝暖气,他端了个凳子在院子里,把王六安扶了出来,这天儿,外面比屋里舒服,再说了,茅草屋又矮又黑,总在里面闷着心情也不畅快。
    俩人一人坐在凳子上,一人靠在柴垛上,看着洛儿和常青忙进忙出聊天。
    许勋安:“常青这孩子很聪明!”
    听人夸自家外孙,王六安脸上淡淡地笑着,心里却有难以消除的忧伤。再聪明有什么用,这孩子还是军户,满十五岁就得入伍,一旦上了战场可就生死难料,他爹,他舅都死在战场上。
    “哎,将来不知道能不能凭着这股聪明劲从战场上活下来!”
    许勋安也默了,他听说这个村里大都是军户,男孩子长大以后都得上战场,除非老了,或者想老秦他们那样,残了,才能消除军籍,否则一有应召,就必须上前线。
    如果为了保家卫国,战死前线也算光荣,可是大齐的皇帝一个比一个好战,为了宣扬国威,扩展国土,不断地挑起战事,战争的目的不再是为了结束战争,而是那些边疆大将建功立业的段,全然不顾兵丁和百姓的疾苦。
    自古打江山易守江山难,打就是不断的如饕餮一般的**,**越大越容易打!而守,就是要克制,有几个人掌权者能按行自抑,不被自己的**支配。反正永隆帝绝不会是守得住**的人。
    许勋安:“为什么不把你们在战场上的经验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别走你们走过的老路,别再吃你们吃过的亏,你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能活着回来,一定积累了非常珍贵的经验,这对于将要上战场的人来说非常重要!”
    “我们这些人上了战场,都是要做马前卒的人,将军一生喝令只能往前冲,经验有什么用?”王六安想起自己的是个儿子,每一个上战场之前他都会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可惜他们还是一个接一个地战死。
    许勋安想起斯巴达克勇士,他们被拉到角斗场上,只有杀死对才能有活下来的会,不管对是一头猛兽还是自己的朋友、亲人,是什么支撑着他们坚持下去?难道他们就是嗜血的凶徒吗?一定有一些希望之光萦在他们胸口,让他们有对生的渴望。
    后山屯的人比古罗马那些奴隶的生存条件好多了,他们有时间可以应对生死,却偏偏在还没有上战场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下死刑,不去想办法改变,真的应了鲁大师的那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许勋安:“你们既然已经决定要让子孙后辈上战场给敌军送人头,现在又为什么那么努力的活着,还不如就让他们饿死,起码还能留个全尸!”
    他从来不是会好好说话的人,也没有耐心给人灌鸡汤,他自己的生活就不如意甚至有些颓废,如果王六安他们没有生存的斗志,给他们一个粮仓都没有用。他们真正需要的不只是吃饱肚子,还有希望,能够看得到未来。
    “安哥,你觉得常青他们这些孩子还有希望吗?”王六安颤抖着嘴唇,不知道是悲伤还是激动。
    “没有希望就给他们创造希望!谁说马前卒就一定是上战场填坑的,自己强大一分,就能增加一分生存的能力,有从战场上活着走下来的会,如果足够强大,就有结束战争的能力,造福万民。你信不信,终有一天战争会结束,不会再有人无辜往战场上送命!”
    王六安心底想说“不信”,他自幼就听祖辈们讲过战场上的故事,战争打了一场又一场,有赢也有输,却从来也没有停止过。
    他此时看着安哥的眼神,莫名有些激动,觉得他或许真的有一天,孩子们不用再上战场无辜送命。
    “你说——你说孩子们要怎么才能变得强大?”
    许勋安笑了笑,那就要学一学奥运精神,更高、更快、更远。武艺比对更高,跑得比对快、射箭要比对远,只有这样才能打败对,从战场上活下来,而这一切训练就要从娃娃抓起。

章节目录

重生徒弟不让我当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许巧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许巧儿并收藏重生徒弟不让我当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