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一想到宝钻戒指,马丁又想到了那个仪式。
    也不知道卡兰先生的进阶仪式什么时候准备好……
    【序列8:学者,经验值这本故事书前前后后为他贡献了大概30点经验值。
    按照现在的进度,大概半个月出头就能摸到序列7的门槛了。
    马丁在藏书室待了一会儿之后,关上门,将陈旧的味道锁在房间内,然后下了楼。
    回到休息室时,卡珊女士正站在桌尾,品尝他打包带回来的曲奇饼干。
    房间也里只剩下了卡珊女士和多里亚尼。
    多里亚尼正在看着一份档案。
    “弗莱和阿尔德已经分到了其他的案件,这案子就要落在你们身上了。”卡珊拿起一张绢,优雅地擦拭着嘴角,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马丁点头表示没问题,随即又看向多里亚尼,问道:“是什么案件?”
    多里亚尼有些疑惑:“是一起诈骗案。”
    “诈骗?”
    马丁微微愣了一下,又将目光看向了卡珊女士,“这种案件不归我们管吧?”
    卡珊轻轻的拍了拍,咽下口中的食物,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案件中的嫌疑人可能带有超凡力量,只需要去确认一下就行了。”
    档案并不复杂,只有简单的两页,等到多里亚尼将档案看完,马丁接过来快速扫了两眼。
    嫌疑人是一个街头艺人,自称芬多,擅长各种把戏、魔术。
    这种人在港口码头也不少。
    每当天气晴朗,都能在酒馆里、街角间、饭馆前看到他们的身影。
    往往是凭借上功夫灵活,表演一些戏法来博取赏钱。
    得益于法拉林堡经济的发达,尤其是在码头一带,大家兜里都算有些闲钱。
    这些人靠着在码头卖艺,也能混个温饱。
    甚至有那种技艺超凡的人,可以成为大角儿,积累一些名气之后,到一些大剧院去表演,赚得盆满钵满。
    这个芬多只能算是这群人之中普通的一个,属于挣扎在温饱线上的那种。
    不过此人好赌,经常出入一些地下赌场。
    法拉林地区的社会环境虽然宽松,但实际上在法律方面的条文已经非常完善。
    当局明令禁止聚众赌博,处罚极为严厉,所以不存在正规的赌场。
    不过,一些水往往喜欢在酒馆里赌。
    桌子一拼,十来个人就一边喝酒一边大呼小叫地摇骰子。
    酒馆方面也不会抽水,就靠着酒水和小吃挣钱。
    规模小,娱乐消遣的性质更多,所以只要规模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官方也懒得管。
    芬多连续洗劫了十多个这样的酒馆赌桌之后,就被盯上了。
    当然,他的档案出现在时匠大厅的原因,是因为他在赌桌上赢了一个商人的钱,商人想要找回场子,结果却离奇死在家里。
    戍卫队调查时发现了这一点,将芬多当做嫌疑人,然而最后发现商人是意外死亡。
    但是对于芬多的调查却找到了更多疑点。
    ……
    档案里给出了芬多经常出没的几个酒馆。
    原以为要等到傍晚,水和搬运工们下班之后,才能在酒馆里找到他,结果刚来到郁金香码头,马丁和多里亚尼就见到了正在街头变戏法的芬多。
    一个穿着吊带裤、半长头发杂乱耸立的矮瘦男人。
    他的面前放着一张简单的折叠木桌。
    桌前有一个胖胖的男人,围着一圈还有几个看热闹的。
    马丁来到围观群众身边,看向桌上。
    胖胖的男人满头大汗,正在晃动着里的一个木筒。
    骰子在里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从动作来看,男人算不上十分熟练,甚至还有些笨拙,不像是经常玩骰子的人。
    桌上还有一个金属盘子,里面有着一大把银币,马丁甚至还看到了一枚金币。
    粗略目测了一下数量,这盘钱币的数量可不少了,这些围观的水辛苦一个月也未必能挣到这么多钱,难怪吸引了如此多人的目光。
    这么多钱,绝不可能是靠打赏挣来的。
    这些街头风卖艺的艺人,最常见的打赏应该是铜币。
    可盘子里偏偏一个铜币都没有。
    围观的人中,总有一些人的视线忍不住停留在盘中堆叠的银币上。
    不过,两名执勤的戍卫队员就在十米开外的治安岗里,他们上的火枪制止了无数的斗殴。
    同样也将旁边那些做着一夜暴富梦的人,硬生生的拉回了现实,克制着自己的**,将拽在上的钱币又乖乖放回了钱袋子里,只在一旁看热闹。
    马丁今天穿着便装,虽然和工人的“便装”有一定区别,但不算太扎眼,所以没有引起围观群众的注意。
    多里亚尼则是穿着制服,灰色风衣上的时钟徽记没有哪个法拉林人不认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超凡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白昼黑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昼黑焰并收藏超凡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