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躺了三天,陈牧在第四天清晨醒来,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

    身子骨不虚了,腰也不疼了,精神也不疲了,个头似乎还长高了点点,小兄弟似乎也壮实了些。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猛男!

    哗啦!

    从浴桶出来,陈牧长长舒了口气。

    感受着骨骼肌肉内蕴藏着的精纯力量,仿佛有种脱胎换骨的错觉感,不禁感叹:“真特么爽。”

    三天呐!

    知道这三天我是怎么过的吗?

    千娇百媚的娘子整天陪在床边伺候着。

    精灵古怪的青萝小姨子故意穿着单薄衣服发放福利。

    就连平日里最正经的芷月也不知从哪儿找来疗伤方法,趁着单独人时,嘴对嘴渡着灵气……

    看看,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天底下有哪个男人愿意承受这般痛苦的折磨。

    说多了都是泪啊。

    擦拭干净身子,穿上衣衫,陈牧走出房间,享受着温煦阳光沐浴着的暖意,又是阵舒爽。

    不知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与这具身体更为融洽。

    怎么说呢。

    就好像以前买了套别墅,去外面兜兜转转圈回来后,发现别墅被别人给住过,心里膈应的慌。

    重新翻修了遍后,那种属于自己家的感觉才算回来。

    “咦?你这丫头在这里做什么?”

    正准备去前厅的陈牧,忽然发现青萝站在走廊边。

    少女袭碧绿色长裙,娇俏婀娜,尤其双美眸泛着朵朵桃花,双颊潮红,姿态也稍有别扭。

    “没……我过来看姐夫你洗完了没有,那个……快去吃饭吧。”

    青萝连忙朝着自己的小屋跑去,裙裾翻飞。

    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的小女孩。

    陈牧脸无语,刚要迈步时忽然发现了什么,走到窗户前,便看到角窗纸被捅破。

    “……”

    这种不要脸的小姨子,谁想要赶紧抱走!

    ……

    用过早膳,陈牧先去了趟孟言卿家,打算看看阿伟。

    自从上次许大人承诺不再追究张阿伟的责任后,陈牧便将他带到家里,免得孟言卿经常挂念。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单独放在小屋内,并且用根精铁链绑住脚踝。

    除了去茅房外,基本不让出门。

    毕竟在没有找到解药前,任何疏忽都可能酿出祸端,只能用这种办法进行防范。

    “班头……”

    看到陈牧进来,张阿伟面露惊喜,目光里满是关切。“听娘亲说,你受了重伤,没事吧。”

    “要是有事,我还能站在你面前吗?臭小子。”

    陈牧笑骂声,随即问道:“这几天身体没什么异常吧。”

    张阿伟摇头:“没有,很正常。”

    陈牧看向对方的手腕。

    那黑色蜘蛛印迹依旧清晰烙印着,宛若活物,看来只要情绪波动之后就会直存在。

    “先忍忍,等我找到‘天罚蜘蛛’的解药你就自由了。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待在,反思下你曾经犯的错误。”

    陈牧淡淡说道。

    张阿伟挠头,讪讪道:“娘亲也直让我反思,说我以后不能再拖你的后腿。”

    “那倒不至于。”

    陈牧笑了笑,拿出几页纸递给他。“这是些与女孩交往时的小心得,反正你也是闲着,好好研究下。当然,只是让你随便看看,毕竟人与人是不同的。”

    张阿伟眼眸顿时亮,连忙捧在手里,如获至宝。

    “感谢班头。”

    以前看着班头与别的女孩子谈笑风生,随随便便就能勾搭女孩子在身边,羡慕的厉害。

    想学又学不来,好人卡倒是收了不少。

    始终找不到原因在哪儿。

    况且他的颜值虽然平凡,但也比陈牧差不了多少,三分之还是有的。

    既然颜值没问题,那必然就是手段不高明。

    如今陈牧竟然给了他恋爱宝典,张阿伟已经想象到,自己左拥右抱的美好日子要来了。

    “对了班头,那个小仪姑娘……”

    张阿伟欲言又止。

    陈牧笑吟吟的盯着他:“看来你还是对她有念想啊,她现在已经回家了,等你身上的天罚蜘蛛解除后,你再去看她吧。”

    关于那个小仪,陈牧暂时还没发现什么问题。

    如果那丫头真的挑不出毛病,他倒是很乐意看到张阿伟和对方在起,也算是相配。

    “我就随口问问。”

    张阿伟习惯性的挠头,转移了话题。“班头,听说皇上召见你了?”

    陈牧嗯了声:“就是见个面而已。”

    张阿伟满脸羡慕之色:“这天底下能被皇上召见的人可不多,班头,你这是要彻底要路高升了啊。”

    看着小伙子羡艳的表情,陈牧笑道:“看来你是很想当大官啊。”

    “那当然了,谁不想当大官出人头地。”

    “那你想体验下当大官的感觉吗?”

    “啊?这还能体验?”

    张阿伟愣住了。

    陈牧点了点头,慢斯条理的:“当然可以,来,你先跪下。”

    脑袋跟不上对方节奏的张阿伟蒙圈片刻,便跪在了地上,满脸疑惑道:“然后呢?”

    陈牧淡淡道:“爱卿平身。”

    “……”

    张阿伟嘴角抽了抽。“班头,你觉得我是不是像傻子。”

    “像大傻春。”

    陈牧踹了脚过去,没好气道。“整天就知道做大官的美梦,你还真以为皇帝召我进宫是好事啊。”

    “那他召见你的目的是什么?”张阿伟站起来拍着膝盖好奇问道。

    “说了你也不懂。”

    陈牧拿出小本子和炭笔,口吻严肃了些。

    “给我说说那天你去法越寺,接触了什么人,去了什么地方。现在法越寺是唯的线索,你和许夫人都去过那里,我想去调查下。”

    张阿伟拧着眉头,仔细回忆道:

    “当时农夫家养的鹅跑到了法越寺的后山南院,可那执役僧不让进,正好我在巡逻,便带着农夫去交涉,最后鹅找回来了。

    我就只去过法越寺的后山南院,接触的人也只是那个农夫和后山的执役僧人。”

    陈牧看着他:“过程,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张阿伟回想了许久,忽然眸光闪。“你这么问,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农夫的鹅我明明看着它进入了灌木丛,可怎么也找不到,结果等我们回去后,它又出现在山下。”

    陈牧前俯身子,目光晶亮:“你确定不是自己眼花?”

    “我和那农夫都看到了,当时是准备去赶鹅,可明明就看着它进入了灌木丛,死活找不到。”

    张阿伟摊手。“出现在山下后,我们虽然诧异,但也没多想。”

    陈牧将这个信息记在了小本子上,又撕下片空白的纸页递给他:“给我大概画个位置。”

    “哦,好的。”

    张阿伟点了点头,拿起炭笔唰唰画了起来。

    ……

    从孟言卿家出来后,陈牧直奔六扇门。

    看到陈牧平安回来,原本还人心惶惶的差役们顿时放下心来。

    王发发更是喜形于色,连忙伏跪行礼:“卑职拜见大人,大人洪福齐天,得上天护佑……”

    “你的马屁太尬了,赶紧起来吧。”

    陈牧不耐烦的将他拽起来,问道。“许大人那边这两天还好吧。”

    王发发讪讪笑,连忙点头:“切正常,大概后天许公子就要被安葬了。许夫人情绪虽然悲伤,但没出现异常状况。”

    后天就安葬?

    陈牧有些诧异,算了算日子,倒也差不多了。

    到时候去祭拜下许少爷,与许尤新搞好关系也是不错的,顺便再询问些事情。

    “关于许少爷那个宅院有没有什么人再接近过。”

    陈牧又道。

    王发发轻轻摇头:“兄弟们直在盯着,这几天没有人靠近过那座院子。别说是人了,连个苍蝇都没飞进去过。”

    陈牧示意门口的燕小二倒上茶水,端起杯子说道:“估计是已经打草惊蛇了,先继续盯着吧。”

    现在许少爷案子的线索太少了,那座小院是唯的可侦查地点,只能碰碰运气。

    还有那个死去的秀儿,目前似乎也就成悬案了。

    “是。”

    王发发点头。

    蓦然他想起什么,拿出份笺:“对了大人,昨天贺领班带来消息,说之前你让他们寻找的那个叫‘严世美’的书生有线索了。”

    “严世美?谁呀。”

    陈牧皱起蚕眉,时没想起来。更新最快 电脑端::/

    王发发道:“就是失踪的书生,有个大肚女人带着个小女孩来我们六扇门前求帮助,说她的丈夫失踪了,正好您出现了,便让贺领班他们去调查。”

    经对方这么这提醒,陈牧这才记起。

    脑海不由浮现出那个大肚妇人和穿红色旧衫的小女孩,当时那小女孩说饿,他还给买了个烧饼吃。

    这几天事情太多,倒把这事儿倒忘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样,人找到了?”

    “没。”王发发神色怪异。“经过贺领班的不断打听,那严世美最后次出现是在……洪大郎家门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家娘子不是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极品豆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极品豆芽并收藏我家娘子不是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