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爷这也太惨了。】
    【为什么楚爷每次出来都要这么艰难?】
    【强烈建议楚爷以后自带矿泉水。】
    任由水在她的舌尖打转,最后变得越来越少,才不甘心的,将水咽到肚子里!
    刚刚享受的吧唧嘴,看到有人让她带水,顿时愣了一下:“带水荒野求生?那一路上负重得有多重?还没找到草麻黄,就要累死里。】
    【楚爷,你这就不知道了,人家泰克森就带水了。】
    【楼上的孤陋寡闻,不仅带水,还带药了。】
    楚桥笑着摇摇头,对于泰克森,她已经没有一点兴趣,楚乔将骆驼粪便放到土地上,这样可以让戈壁的风带走一些没有干燥的粪便的水分,最大限度的减少燃烧难度。
    楚桥将衣服和背包反过来,用泥土揉搓着。
    【楚爷疯了,背包里装完粪便,还用土搓?】
    【还我一个干净的楚爷。】
    【你看看楚爷的黄脸,能干净的了吗?】
    【我早就不报希望了。】
    楚桥将搓动后的背包使劲拍了拍,将背包递到摄像头前。
    只见屏幕上,背包上已经完全没有骆驼粪便棕色的痕迹,原本遗留在背包上的湿润的粪便残渣,被沙土这么一撮,反而变得干燥掉了下去。
    楚桥又将外套拍打干净,解释道:“戈壁上的沙砾还是太粗,如果用沙漠里的沙子效果会更好。在沙漠里,水太珍贵了,人们吃饭用的碗,都舍不得用水洗,全是用沙子搓干净的。”
    楚桥这么一说,大家才理解了她刚刚的奇怪行为。
    楚桥之所以要将背包弄干净,是因为她准备将风滚草放进背包,因为粪便风干有利于使用,但是风滚草如果变干,就没有了营养价值和水分。
    楚桥将风滚草放进背包里,和白刺果分开放好,以免风滚草上面的刺刺伤白刺果。
    楚桥拿出十几颗白刺果,其实也就是一个手掌心的量,她就着风滚草叶子,放在嘴里不断咀嚼,刺激着唾液分泌。
    随着温度越来越低,楚桥看到自己在月光下,一开口便能哈出气来。
    她不得不站起身,蹦蹦跳跳起来。
    这次的户外服虽然比之前的厚不少,但是还是难掩低至零下的温度。
    【楚爷,不能像在雪山上一样,挖洞做洞穴吗?】
    楚桥摇摇手:“在雪地里挖学懂和在戈壁挖洞,不是一个难度,戈壁的土山上层时碎石,下层很硬,挖洞的难度很大,耗费大量的能量去做这件事情,得不偿失。”
    楚桥突然看向一边的塑料袋,晚上气温的降低,土壤里头不会有水蒸气冒出,那它放在哪里就失去了作用。
    楚桥想着,小心翼翼的将塑料袋拆下来,生怕把薄薄的塑料袋撕破。
    网友还没搞清楚她在干什么,只见楚桥脱下外衣,露出里面贴身的短袖,她将塑料围着这里的上身,正正好能裹住一周,楚桥担心塑料掉下来,用绳子,在身上紧紧的扎了三圈,这才又穿上外套。
    【楚爷这是做了一个抹胸?】
    【这薄薄的能有什么用?防虫?】
    【该不会是指望她保暖吧?】
    【塑料也可以保暖吗】
    “塑料是非常好的隔热材料,它能保持人身上的温度不流失。”楚桥解释道。
    “像我们常见的蔬菜大棚,还有人冬天给植物滚上塑料外套,北方村里的人用塑料布将窗户蜜蜂,都是为了你保暖,一般的不透气的材料都有很好的保温作用,但是由于她们不排斥排汗,所以紧贴着皮肤穿是很难受的。”
    楚桥感到身体比刚刚暖和了一些。
    楚乔不敢躺在,与对面接触面积越大,温度流失的越快,她只能背着风,靠着石头眯一会儿。
    月亮高高挂起,寒冷的月光如冰一样,刺向楚乔,此时温度已经下降到零下20度,再厚的塑料膜也挡不住这样的寒冷,楚桥舔舔自己的嘴唇,以免上下唇被冻住,刚张嘴,刺骨的寒风顺着楚乔的嘴边,直达胃里,楚桥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直播间里还有一部分没有睡觉的网友,看着楚桥蜷缩在一起的身体,忍不住问道:
    【还不点火吗?】
    【都冷得颤抖了,赶紧点起来。】
    楚乔摇着头,还不到最冷的时候。
    她看看自己手头的这些野草加上一半的粪便,顶多能支撑一个小时的。
    好钢用在刀刃上,她必须合理利用资源。
    半夜4点,是一天最冷的时候,楚乔冻得嘴发白,不停的抖动,牙齿在碰撞间来回作响。
    风格在公司一边熬夜,一边看着楚桥,眼眶红红的,打开私信,忍不住吼道:“楚桥,你是不是想折腾死自己?”
    “不行,我要给你送衣服去,你等着,我联系我哥和奥姐,我就不信,他们还安排不了一趟直升机。”
    楚桥嘴唇微动:“别胡闹,我没事。”
    “这次,我不能听你的。”
    ”早早,别过来,不安全,我真没事,我还没点火,你找什么急?”
    “那……那你倒是点啊。”风早早气急败坏,第一次这么生气。
    楚桥苦笑,本想熬过今晚,这些骆驼粪便留着明天用,看来……这个计划失败了。
    楚桥看着月亮的方向,双手不断搓动,还是僵硬的。
    僵硬的手无法弯曲,使不出力气!
    她知道人体长期处于低温环境,皮肤温度降低,末端血管收缩,无法动弹。
    楚桥将自己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面,靠着仅有的体温温暖之手。
    冰凉的手接触到皮肤的那一刻,楚桥轻蹙眉头,身上的肌肉一紧。
    10分钟后她才变得正常了一些,
    今朝有酒今朝醉吧,楚桥趁着现在手指还算灵活,拿出骆驼的粪和火镰!
    嘴里哆哆嗦嗦道:“现在的体感温度大概在零下30度,今晚我已经成功了一半,接下来,就要靠这些杂草和粪便了。”
    楚桥还记得自己的消防宣传员的身份,点火前,迎着寒冷的风,走向周围,选了直径20厘米左右的石头。
    楚桥用石头为起一个高30厘米左右的圈。

章节目录

荒野女主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熊二女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熊二女士并收藏荒野女主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