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轮红日从东边天际冉冉升起,半个天空布满红霞,偶有几片闲云飘过,也被染赤,碧空澄澈,毫无纤尘,互相辉映,色彩缤纷,绮丽无双。
    石坚带着彩衣、嘉乐、东南西北将茅山十二导引术练了几遍,瞧见千鹤道人、七十一阿哥、乌总管等人已经穿戴整齐,从屋里走出来,赶忙收功,结束修炼。
    千鹤道人一行赶着回薊城复命,今天就要走了,石坚和彩衣还得待几天,彩衣要的传声筒嘉乐没做好,也没学会做泥人,经不住她软磨硬泡,石坚无法,只得耐着性子陪她再住些日子,顺带把皇族僵尸炼成地尸。
    修行中人,没那么多离愁别绪,相互道了声‘保重’,便分身上道,各走一边。
    没有金棺拖累,千鹤道人一行行程轻松,速度快了不少,但由于七十一阿哥年幼,身娇体贵,长途跋涉,皆须乘轿,颇为麻烦,走了将近两个月,方才抵达福康县境内。
    这天黄昏,夕阳衔山,余晖斜射,映着官道上千鹤道人等人的身影,倍显苍凉!
    太阳快落山了,众人赶了一天路,人困马乏,打算进城歇脚,向官府表明身份,让他们安排食宿,养足精神。
    不成想,到了城门口一看,一个守城的官差士兵都没有,城门白洞洞地敞开着,一阵风吹过,几张废旧报纸在街道上翻卷。
    众人好生奇怪,进城后直奔县衙,所过之处,商铺门窗紧锁,一个人都看不到,静荡荡的,没有一点声响,偌大的县城好像一座死城。
    县衙大门关着,一个侍卫走上台阶,抡起拳头哐哐锤了几下,跟鸣锣似的,传出去老远,仿佛整个县城的人都能听到。
    连锤了一二十下,就是没人开门,乌总管气得暴跳,甩着手绢骂道:“反了反了,堂堂县衙,大门紧锁,七十一阿哥何等身份,敲半天门竟然没人开,简直大逆不道,来啊,把门给我撞开!”
    “里面没人啦!”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千鹤道人他们急忙转身,只见县衙对面一间商铺的门缝里有只眼睛,正看着他们。门板拆了一块,露出半张苍老愁苦的脸庞,另外半张脸藏在黑暗里,配上一身黑衣,在暮色中流露出几分恐怖感。
    “老人家,县衙里的人呢?”千鹤道人问道。
    老妪回道:“都走了。”
    “去哪儿了?”
    “逃命去了,年轻的,能走的都走了,我一把老骨头,走不动了,儿子儿媳也不管我,无处可去,故土难离,只好留下来等死了。”
    千鹤道人、乌总管等人面面相觑,福康县是大县,人口众多,到底发生何事,会令城中之人拖家带口弃城逃命。
    “城里出什么事了?”千鹤道人好奇地问道。
    老妪目露惊恐,身体往里缩,便要把门板按上,“不要问了,快走吧,趁天还没黑,能走多远是多远,不要再来了!”
    “老人家……”
    砰的一声,老妪将门板堵上,站在门口的千鹤道人隐隐听到屋里传来碎碎念的声音,似乎在求神拜佛,‘僵尸’二字提到的次数极多。
    身为茅山弟子,绝不能坐视僵尸害人。
    千鹤道人又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碰上了,便不会袖手旁观,开口喊道:“老人家,我听到你说到僵尸,城里是不是有僵尸为祸?我是茅山弟子,专门捉鬼捉僵尸的,您要是遇到麻烦,我可以帮忙。”
    屋里某样东西哐当打翻,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块门板被拆掉,老妪伸出枯瘦双手,紧紧抓着千鹤道人的胳膊,问道:“你是茅山的,认不认识风雨雷电、始终道长?”
    千鹤道人诧异道:“他们是我同门师兄弟。”
    “太好了!太好了!”老妪抓着千鹤道人的胳膊,跪在地上,老泪纵横,哀求道:“道长,求你大发慈悲,把僵尸消灭掉吧,还我们一个太平。”
    “老人家,你先起来,有话慢慢说。”
    六年前福康县闹过一次僵尸,千年僵尸王出世,在城中咬人吸血,幸亏石坚他们来得及时,施法救治中了尸毒的人,才没有酿成大祸。
    其实出手的不止茅山弟子,还有龙虎山的张仁洪、张仁熙、张仁延,阁皂山的五混,叵耐小玲、唐珊珊两个本地女人都找了茅山男人,别人问她们,向她们打听,肯定会说自家男人的好,连带着茅山派在福康县名声大噪。
    千鹤道人询问得知,福康县又闹僵尸了。
    大概在两年前,有人看到一颗流星坠落在县城郊外,随后不久就传出僵尸咬人的消息。真正闹大是在去年,好些僵尸跑进县城咬人,官府派兵、派衙差阻挡,没什么用,死伤惨重,僵尸杀进县衙,把知县大人都给咬死了。
    侥幸活下来的人,觉得福康县城不能待了,收拾细软逃命去了。大家已经被僵尸吓破胆,在死亡面前,人性的恶会暴露出来,留下来的老人们就是人心险恶的表现。
    千鹤道人越听越觉得奇怪,问道:“老人家一直待在城里吗?”
    “是啊!”
    “那后来僵尸就没进城过?”
    “怎么没来过啊,隔三差五就来一次,半夜三更,砰砰地乱跳,吓得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僵尸不咬人?”
    听到这话,老妪愣了一下,说道:“僵尸咬人啊,可凶了,几个留下来的老人都被咬死了。我家和小玲家是亲戚,他们离开福康县的时候,给了我几张符,我省着用,僵尸一来就藏起来,总算熬到现在。其实只要过了晚上,天亮就没事了。”
    千鹤道人给了老妪几张符,让她像以前那样躲起来,对东南西北说道:“东南西北,你们护送七十一阿哥和乌总管他们连夜离开福康县,我留下对付僵尸。”
    东面西北齐声道:“师父,我们留下帮你。”
    “听话!”千鹤道人低喝一声,冲乌总管说道:“乌总管,你们快走吧。”
    一路同行,到底有几分情谊,乌总管劝道:“刚刚那个老人家说了,官府派兵都对付不了僵尸,你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等到了薊城,禀明皇上,再招高人来消灭僵尸。”
    千鹤道人笑道:“乌总管此话最为稳妥,但福康县离薊城太远,来往耽搁时日,留在城里的人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未必等得及。我是茅山弟子,除恶扶正乃是天职,岂有旁观僵尸害人而不出手的道理。来时大师兄给了我一些厉害符箓,自保没有问题,乌总管不必担心。你们快走吧。”
    “那你自己保重。”
    东南西北回望了千鹤道人一眼,护送七十一阿哥等人出了县城,好巧不巧,他们走的方向正好是僵尸王墓穴所在的方位。

章节目录

九叔系列:老子是石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林九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九英并收藏九叔系列:老子是石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