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渊既然认识他的话,那么两人就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就不大吧?
    想到这里,江笑笑面色稍缓。
    似乎是预料到她接下来会问什么一般,祁渊适时开口:“原来是准备了一些措施的,通宝钱庄那边有了动作……”
    江笑笑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想问你什么?”
    祁渊但笑不语,看着她明显就像是松了口气的模样,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紧张又加剧了几分。
    他张了张嘴,视线触及到没怎么动过的菜上面时,到了嘴边的话就给憋了回去。
    祁渊没再说话,只是一直不停地在给她布菜。
    他怕一会儿坦白之后,这饭可能就吃不下了。
    见他似乎没有往下说的打算,她也觉得
    “别只顾着给我夹菜,你也吃啊。”
    “嗯。”
    祁渊如往常一样应了一声。
    江笑笑明显察觉到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闷闷的,犹疑一番:“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祁渊避而不答,“吃完饭再说。”
    从他那里印证了崔安就是通宝钱庄的人,不是谁伪装的以后,江笑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落地了,再加上这会儿确实是饿了,没有再说什么,想着一会儿吃完饭了再问也不迟。
    吃完饭,小厮都来将残羹剩饭拾缀好端走了,却还是不见夜北的踪迹。
    自我安慰过不可能那么巧以后,江笑笑完全忘却了这茬,心神都放在了通宝钱庄上面。
    趁着这会儿距离白鹿书院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在与他坐在水榭中饮着茶的间隙,江笑笑期间还不忘向齐渊打听通宝钱庄的行事、作风如何。
    毕竟齐渊家里与通宝钱庄有着生意上的往来,想必对于通宝钱庄也会有所了解。
    问着问着,江笑笑就发现齐渊今天的状态很不对劲,看起来心不在焉的,在与她说话的时候总是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江笑笑抿唇,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
    “齐渊,你要不要去小憩休息一下?”
    听见她的话后,祁渊也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好,沉默了良久,似乎是做下了什么决定一般,眸光变得坚毅起来。
    伸握住少女柔软的,与之十指交扣:“笑笑,你跟我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江笑笑顺从地跟着他往前走,最终跟着他一路来到了书房。
    书房布置的很简单,从书桌上未收捡好的毛笔、宣纸等物来看,依稀能够看出主人曾在这里活动过的痕迹。
    江笑笑打量了一下书房,便收回视线,旋即侧目看向负立于窗边的少年。
    一支桃花从窗边探进书房,早春枝头的桃花娇艳,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明媚俏丽,与窗边神情凝重的祁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日光绚丽,一室寂静,只余下两人清浅的呼吸声。
    良久,江笑笑开口,打破了这样的沉寂。
    “你想对我说什么?”
    祁渊抿了抿唇:“先等等。”
    “…好。”
    一盏茶以后,少女清朗的声音再度响起:“可以了吗?”
    “再等等。”
    ……
    江笑笑又等待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
    直至夜北拿着玉佩进来的时候,她才终于明白,齐渊为什么一直让她再等等了。
    视线在触及翠色温碧,还不足巴掌大小,通身晶莹剔透的玉佩时,江笑笑大惊失色,猛地往前走了两步。
    只需一眼,江笑笑就确定了这枚玉佩是她当初退还给那个面具少年的那枚!
    玉佩上的流云百福之相,以及层层纹线都足以说明一切。
    江笑笑不可置信地抬头,“这枚玉佩怎么会在这里?!”
    夜北并不言语,把玉佩送至祁渊里,无声向二人行了一礼,便缓步退出书房,犹疑一番,还是把门给关上了。
    其实也不必从他口中确认什么,江笑笑在看到通身翠色温碧的玉佩的第一眼,就知道那个最不可能的可能成真了。
    江笑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用怎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他。
    窘迫、气得牙痒痒、复杂、恼怒、迟疑等情绪在她心里来回翻转。
    “是你。”
    江笑笑眸光微暗,用的是肯定句。
    祁渊僵硬着身体,不敢回头去看她的表情,视线直愣愣地落在窗外的桃花枝上。
    良久,祁渊开口了:“是我。”
    他顿了顿,“对不起。”
    是在对隐瞒自己的身份,以及对之前中秋节花灯会上骗走的莲花花灯道歉。
    ……
    回应他的,是一室的沉静。
    听不到她的回应,也看不到她的表情,祁渊心里不禁一急,连忙回过身去看她。
    出乎意料的是,他见到的是小姑娘满脸平静的表情。
    祁渊心里更慌了,紧张得心都出了一层汗。
    “笑笑?”他尝试着喊了一声,祁渊压根就没发现自己紧张到声音发抖。
    江笑笑垂眸,眼中满是复杂。
    她想她应该是生气的,但偏生眼前这人为她做的桩桩件件,却让她根本就气不起来。
    明明是大嫂和侄女的救命恩人,但却因为喜欢她而闭口不言。
    他为大哥的酒楼考虑到了一切,在此之前半点也不曾透露过心中的想法。
    除了这两件事情,还有许多。
    譬如说花苗、保温棚、做饭等等,或许这中间他还做了许多有利于她,而她自己却不知道的事情。
    他一直在用行动证明,他是真的喜欢她。
    祁渊看不清她的眼神,心早就乱成了一团,三两步就走到她身边。
    祁渊丝毫没有发现自个儿同同脚走路的事情。
    往前伸了伸,似乎是想拉拉她的衣袖让她不要恼他,不要不理他,只是心中的胆怯又让他把给伸了回来。
    祁渊往后退开一步,留出了足够的空间,身子就势往下一蹲。
    他刚一仰头,就瞧见江笑笑眉梢往上一挑,用着听不清喜怒的语气对他说:
    “——通宝钱庄的少东家,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
    江笑笑没想到他会蹲下身来,神情有片刻的怔忡。
    他是因为她一直低着头才蹲下的吗?
    这个猜测让江笑笑心里颤了颤,有什么即将奔涌而出。

章节目录

农门娇娇有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暮色小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色小熊并收藏农门娇娇有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