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开翼诀后,海澜西看了一眼猿崭,见他还站在原地,保持着被海澜梦打过的姿势没有变动。
    抿了抿唇,海澜西转身欲要进城,这时,猿崭终于开口说话了。
    “对不起,刚才我看到小梦抱你,所以……”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海澜西已经知道意思了。
    脚下一顿,淡淡道:“你需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
    说完,便走进了城内。
    原来是这样……
    苏言看着猿崭,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便招呼着其他兽人进去。
    翼诀走向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为了心爱的雌性动手,有种!但是小梦那里,你可能要受一番罪了。”
    猿崭紧握的双手缓缓松开,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他此前一直都不清楚自己的心,这几天被猿九说得也是似懂非懂的,今天来这里,也只是想要为那天自己的无礼道歉。
    直到刚才看到海澜梦与别人拥抱的时候,心里升起的那股怒气,才让他明白,原来自己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小雌性。
    “走吧,先进去了,这次再不把握好机会,下次小梦可能真的投入别人的怀抱了!”翼诀笑道。
    不得不说,他的话点醒了猿崭。
    一抬眸,看着翼诀眼底的戏谑,猿崭终于笑了。
    伸手狠狠朝着翼诀的肩头锤了一拳后,两人互相拦着肩膀走进了城内。
    所有人都进去之后,巨石再次被堵上。
    翼诀回头看了一眼,眼底顿时闪过一抹精光。
    ‘这次海澜西来得正好,可以让他帮忙设置一个像幻城那样活动的石门!’
    ……
    等猿崭走进城内,看到里面翻天覆地的变化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才离开了几天啊,怎么翼虎族里还长满了绿植?
    不仅是猿崭,就连猿九那几个兽人和海澜西他们都有些被眼前的风景给震撼到了。
    “翼诀,你们翼虎族什么时候可以生长植物了?”
    翼诀只是笑笑,便招呼着他们去广场入座。
    几人也都是付出真心和翼虎族交朋友,见此,便欣然观赏着,并没有要追问的意思。
    作为朋友,也不是什么事都非要刨根问底,每个人都有秘密,这个秘密只要不是伤害对方的,都有不说的权利。
    众人一路观赏,来到广场,眼前的一幕再次让他们震惊。
    看着中央架着的几口大石锅,几个刚来的兽人纷纷好奇地探着脖子打量。
    “你们猜那个是干什么用的?”猿九朝着身边的兽人问道。
    “不知道,看着像个盛器。”
    阿海因为回幻城取盐了,所以便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但是他已经把吃过烤肉的事说给了海澜西听,海澜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现在翼虎族的变化,还是有些震惊的。
    见他们好奇,阿琛作为亲眼见证这一切的人鱼兽人,便主动来跟海澜西解释。
    猿族的兽人们见此,也都纷纷围了过来。
    当听到他说现在翼虎族不仅吃用火烤过的肉,还吃炒过的蔬菜,皆表示不理解。
    因为没吃过,所以光是听他这么说,根本就想象不到味道。
    只觉得蔬菜什么的,都是素食兽人吃的东西,他们是肉食类兽人,根本提不起兴趣。
    看到他们一脸淡淡的表情,阿琛意味分明地挑着眉:“待会开饭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那我可要看看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以前翼虎族的雌性们,只是呆在家里缝制兽皮衣,然后就教育教育幼崽,每日闲得生虫。
    现在营地里可以做的事情多了,生火、做饭的事交到了她们手上,整个人都充实了许多。
    苏言用灵力种下植物后,她们还可以帮忙浇浇水,照顾一下,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
    中央,雌性们忙碌着为大家做菜,围着一圈的石桌石凳上,雄性们欢声笑语,处处都洋溢着欢乐。
    唯独闷坐在角落里的猿崭,但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和苏言她们一起忙碌着的海澜梦。
    以往这种场合,他这性子肯定是拉着几个雄性畅聊天地的。
    但此刻却没有丝毫说笑的心情,心里仿佛有颗重重的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中央有五个大石锅,三个雌性负责一个。
    此刻海澜梦正在帮苏言加柴,苏言瞥了一眼对方目光灼灼,却一脸沉重的猿崭。
    移步到海澜梦身边,轻声道:“刚才猿崭是看到你抱了海澜西,以为他是你喜欢的雄性,所以吃醋了才冲上来打他的。”
    “吃醋?”海澜梦放柴火的手突然一顿,猛地抬起头看向苏言,一双眸子满是震惊。
    苏言笑得意味分明,可随后便注意到了她正拿着柴火的手已经非常靠近火堆了!
    见此,苏言急忙要拉开她。
    “小梦!小心!”
    可还是晚了一步,一颗炸开的火种落在了她的手背上,顿时痛得她猛地甩手,火种被甩开,但海澜梦还是痛得惊呼出口:“啊!!”
    坐在远处的猿崭双眸一缩,几乎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直接奔了过来!
    海澜梦刚被苏言拉起来,就见猿崭将她从自己面前拉了过去。
    他焦急地抓起海澜梦那只被烫到的手指,伸到眼前仔细查看。
    虽然海澜梦已经在第一时间把落在上面的火种甩开了,但白嫩的手背上还是被烫红了一块。
    猿崭心疼地看着她,根本不知如何是好,情急之下,便拉着她的手背拉近唇边,就想要给她用最原始的方法舔舐疗伤。
    “别舔!”
    幸亏被苏言及时制止,用力将海澜梦从他手中拉回,直接奔向一旁装着干净清水的盆边。
    “快!将手伸进去泡着,不然一会要起泡了!”
    海澜西没看到海澜梦被烫,只见猿崭冲过去突然抓住她,然后就看到苏言将人拉走,便也拧着眉冲了过去。
    一到跟前就揪着猿崭的兽皮领子怒目道:“她是我最珍爱的妹妹,你要再伤害她,我不管你是翼诀什么朋友,就是拼了命我也要弄死你!”
    猿崭根本不看他,任凭他揪着自己,一双眼睛焦急地看着正蹲在地上泡水的海澜梦。
    苏言看到海澜西有些激动,便赶紧解释道:“你误会猿崭了,刚才是海澜梦被烫到了手,猿崭担心她,才冲过来的。”
    “烫到?”海澜西皱了皱眉。
    随后反应过来后,便一下松开猿崭,蹲到海澜梦身旁焦急问道:“小梦!你怎么样?”

章节目录

穿越兽世我竟成了团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灼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灼御并收藏穿越兽世我竟成了团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