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
    不是那种野马般桀骜不驯的狂风,不是和煦如神明触抚的微风,是那种略带寒意与萧瑟的风,鬼魅般在花海中翻飞,裹挟着香气,很容易让人忽略即将浮出水面的危险。
    “砰!”天空中那些隐藏了很久的战舰,迫不及待的投下了一枚接一枚的炮弹,花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火苗贪婪的舔抵着草地,花儿一点点化成灰烬,满眼的流光溢彩顿时堙灭。
    米吉还没有从看到罗曼是银河眼的人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突如其来的袭击又让她的精神遭受了重创,十几年的心血随意被人破坏,她便昏死在轮椅上。
    “我去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你先挡一会!”林飒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把米吉打横抱了起来,开始向远处的应急的小阁楼跑去,一边敏捷的闪避着几乎擦肩而过的流弹。
    脚下一连串的爆炸,坑洞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攻势凶猛。
    “心存正义感的杀么。还真是少见。”罗曼在见到林飒的第一天,就觉得她与众不同,果然应验了,是为了守护自己内心重要的东西么。
    随即,影刀在中混合着残影慢慢显形——
    “影子契约?影桎”挑起了优美的如血一般幽邃的眸子,高高跃起,向下一个俯冲,漆黑如墨的影子溢出,只一声巨响——
    一个战舰就在空中炸裂。对于罗曼来说,使用枪之类的武器也可以,不过还是没有彩虹石方便。
    泅墨站在半空中诸多战舰中的一艘上,白夙紧随其后。看不出来他眼里的情绪是喜是怒,但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会了,已经向厄休拉立下军令状,失败的话,他们两人都在劫难逃。
    所以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打败银河眼的人,抢到东西,要么弃兵弃甲,逃之夭夭,虽然这要赔上黑旗这么多士兵的性命,,但他无所谓了,因为一旦逃跑,黑旗就是他和白夙的敌人。
    他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抛弃了逃跑的念头,凭黑旗其他几位座下的实力,逃跑相当于自投罗网。
    那么,摆在他面前的只有放一博,如果成功的话,再向厄休拉请求辞职也不迟,但无功而返的话,他也要遭到处决。他死了不要紧,只是没有他的血,用祭术创造出来的白夙也活不成啊。
    不管了!
    泅墨乘风从战舰上轻轻起挑,撑在地面上,站直身体,来到了罗曼前面,和他对峙着。
    “如果我败了的话,可以帮我一个忙么?”泅墨莫名其妙的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罗曼脸上毫无波澜,战场上的突发情况他见的太多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值一提,他点头默认,毕竟顺一个人情的事嘛。
    余光扫见的范围里,一抹银紫色映入眼帘,林飒也来了,又要开打了啊。
    这是,罗曼感觉到身后有异常,不过这声音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一个矮胖的身影蹒跚前行,对方的攻势还没有停下,但他从容不迫的走着,眼看他就要被激光弹击中了,就差那么一寸,他才慢吞吞的挪动一下身子,让人看了就着急。
    “红眼,我碰巧在附近的行星,好久都没有实战过了,这里就交给我了。”黄眼穆斯有些腼腆的说道。
    罗曼知道以黄眼墙头草且老实巴交的性格,没有撒谎的必要,眼神示意林飒,一旁观战就好。
    话说,林飒还没有见过黄眼作战时的样子呢。但罗曼心里可是清楚得很,黄眼绝对会让她大开眼界的。
    黄眼笨拙的双臂环绕着身体,怀抱的布偶熊的眼睛突然滴溜溜的转起来,给人不祥的预感。
    “祭?千丝!”泅墨率先发动了攻击。水蛇一样扭动着张牙舞爪的光线,铺天盖地如海啸般涌来,把黄眼穆斯的前后左右都封锁的牢牢的。
    穆斯就呆若木鸡的在那里站着,似乎都不打算躲一下,毫无悬念的,光束包裹了他的全身——
    “咔——”黄眼那具身体顿时碎裂,但诡异的是,他不像正常人一样流血,就如同一个木偶一样,化为了一滩碎片,像碎裂的瓷器一样,满目疮痍。
    “这是?”林飒有些担心战况。
    “好戏才刚刚开始。”罗曼勾了勾唇角,声音波澜不惊。
    “在这里。黄眼低沉的声音传来,泅墨转身,一个士兵倏的睁开了眼睛,泅墨分明在这个小兵眼里看到了黄眼的影子。
    “千丝!”
    光束贯穿了小兵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与此同时,黄眼在地上碎裂的身体恢复如初。
    林飒有些诧异,除了偶尔见到炽天使的祭术之外,这样的术法她是第一次见。
    “黄眼彩虹石的复生契约,可以将自己的生命转移到他眼睛能看见的任何一个有生命的物体上,而他的本体永远无法在战斗中摧毁。”罗曼难得的解释了一回。
    林飒瞬间觉得自己的见识还是太浅薄了,浩瀚的宇宙不止一个小小的冥王星。
    “我在这里。”泅墨身边的走一个人睁开了眼睛。
    如此往复。不断循环。
    周围已经是一片血河,杀了这么多自己这边的人,黄眼还是毫发无损,这种消耗战是最磨人的。
    林飒突然庆幸没有遇上黄眼穆斯这样的对,不然迟早被耗死,这种感觉太痛苦了啊。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
    黄眼包围圈的速度越来越快,简直是一个黄棕色的光圈在高速旋转啊。
    泅墨彻底绝望了,跟着黄眼的诱导一顿乱砍。
    “噗——”泅墨嘴边冒出了血迹,黄眼的生命体转移到了他身上,中的千丝不自觉的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就这样结束了么?”泅墨苦笑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想带着白夙远走高飞的愿望也破灭啊。
    可是,身为五色眼的黄眼有怎么会放过他?黄眼穆斯的本体在地上缓缓起身,怀中布偶熊的眼神黯淡下来。黄眼抬起了右,捏紧——
    “爆破吧。”
    泅墨的的腹部从中间直接撕裂一般,血浆,肠子,流了一地。
    罗曼明白,泅墨真正的实力虽然也打不过黄眼。但也不至于这么惨烈,他分了一半的力量给白夙,保护着他。
    但是泅墨他忘了,他们是一体的啊,没有了他血液的供养,白夙怎可独活?
    果不其然,白夙挺直了身子,径直从战舰头上摔了下来。
    黄眼走到了一直观战的两人身边,“两位,黄眼我先行一步,你们继续忙吧。”
    黄眼迈着悠哉悠哉的步伐,不一会就消失在滚滚烟尘中,如同他来时那样神秘。
    再抬头看天,那些战舰的士兵看自己老大都半死不活了,早就跑路了。
    接下来,就是收拾残局的时候了。
    耳边的银色耳钉形通讯器推送了一条信息。
    微型屏幕显示在眼前,消息是黄眼发来的。
    眼前是已经堙灭的花海和命不久矣的黑白双子。
    屏幕上的内容映入眼帘。
    “水色风信子的花语,是希望被爱的人幸福啊。”

章节目录

星游记同人:暮色时逆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怣人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怣人长安并收藏星游记同人:暮色时逆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