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魔还没有完全降临!”周乞真人终究是道门的老前辈,眼便看出了太上天魔此时的状态,如今天魔骨、血、皮、魂和魔念正在重构,太上天魔也并未真正的由死而生,降临于世。他们还有时间。

    燕殊当先出剑,他面对那面孔神似钱晨的太上天魔心略有些紧张,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师弟算无遗策,又是何等的‘谨慎’!

    但剑丸出匣之时,依旧发挥了十二成的水准。

    降魔剑匣蕴养的剑气加持剑丸之上,道长河似的剑气横贯长空,直刺太上天魔面前。

    金鸡长鸣,眼神光暴涨,那大黄鸡真是拿出了搏命的看家本事,脖子上的羽毛都竖起来了,宁青宸与它亦师亦宠这么多年,就没看到凤师这般紧张的时候。

    破魔金针从金鸡目射出。

    本就是最善于点破护体法术的法器,遇着了大黄鸡这般有些异种血脉的妖精,也不知道养出了什么神通,那点金光当真不逊于任何神光法术。

    周乞真人毫不珍惜法力,只把浑身的修为都调动了起来,手的定魔宝镜发出数百丈的神光,笼罩向太上天魔。

    司倾国咬牙丢出了束魔银环,同时咬碎了颗灵丹,在那滚滚丹气涌入七海,让她阵又酸又麻的时候,将浑身的法力涓滴不留的输入手平阳功德印。

    宁青宸手朵炼魔真火,也是倾尽了七成法力,抬手打出,真火燃烧膨胀,宛如蜿蜒的炽白大龙,盘空直上,却要缠绕住那太上天魔,将其缓缓炼化。

    他们经历过几番苦战,配合早已默契,这几件法器后发先至,先发稍稍停顿,相互呼应,几乎是同时杀到了太上天魔面前。

    而此时,那眼漠然无情,仿佛浑然不似生灵,而是天,是日,是道的太上天魔,只是翻手的血焰白骨火尖枪,那血焰似的红缨抖,居然在燕殊道剑气长河斩来的时候,与瞬息之间,枪尖挑,刺了那浩荡剑气龙眼大小的颗剑丸。

    然后枪尖为挑,居然就这么将剑丸挑飞了出去。

    燕殊的眼睛瞪得如铜铃大小,满是不可置信,他心只有声哀叹:“钱师弟已经是个小怪物了!但他这魔性,当真是……”

    与剑丸同时落下的,还有其他几件降魔之宝。

    那太上天魔手天魔化血神刀横斩,也在几乎不可能,斩了那藏在阳光的点破魔金针,同时另只手的白骨无相魔环套,居然就将破魔金针收起。

    大黄鸡吓得拍打着翅膀迅速转身朝着后面逃去,它恨不得把头栽在翅膀里面,看它去向,却是只想逃到钱晨的身后。

    仿佛那里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样。

    太上天魔抓着的血河混天红绫迎风鼓荡,化为条在天上飘飘荡荡的红绫,犹如血河般,有血光流淌其上,那浩浩荡荡化龙而来的炼魔真火,就这么被红绫缠绕,捆缚住,足以燃烧血海的炼魔真火,却烧不破那薄薄层红绫,片火海完全就被包裹在其。

    这时候周乞真人的定魔神光终于笼罩了下来,却是这位老前辈经验丰富,故意缓了手,错开攻击节奏,寻找天魔的破绽。镜光刚要照定天魔,却见他头顶的血莲法冠垂落点红霞,让神光只照到了红霞之上。

    然后太上天魔随手挥刀斩,便将镜光斩断。

    他们几人配合确实默契,但再默契也比不上太上天魔人,其他修士或许是双拳难敌四脚,但天魔却是有只手臂的。他才动用了般,便破去这些人联手,甚至空出来结印的只手突然伸出,抓住了只当头砸落的银环。

    司倾国紧咬银牙,将手的平阳功德印猛的砸出。

    平阳功德印化为小山,下方的朱云箓无可名状,却蕴藏大道真符,此印镇压而来,血魔亦要以假身魔影代替,但太上天魔却只将手抓着的银环扔给拿着血焰白骨火尖枪的那只手,枪尖挑,将银环挑了起来。

    两只空出来的手臂再次结印,这次手指天,手指地,双手之间犹如莲花。

    莲花印向上平举,双手转,居然就这么迎上了那落下的小印。

    如山如岳的平阳功德印砸下,对于只比平常人高两个头的太上天魔而言,当真如灭顶之灾。

    但太上天魔略显纤细的手,按在那玉印底部的朱的时候,赤红的符虽然不断扭曲,释放出强横的镇压力量,可那印山却巍然不动,如同在天魔的手上生了根。

    这时候无穷无尽的血光从天魔背后释放而出,那血光弥漫如海,眨眼间就在天煞峰顶,蔓延成片血海。

    血海的边缘来到平阳功德印笼罩的范围外的时候,突然往上收起。

    恰如朵血莲,缓缓的合拢花苞,将小山大小的平阳功德印包裹在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辰一十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一十一并收藏明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