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板斧完了?

    罗霄憋那么久,等着就是现在,哪容阿古什在眼前逃脱?臂一振,飞盾急旋,呼噜噜撞向阿古什后背。

    阿古什头也不回,弯刀向后一背,打算用刀身硬接一记,拼着受点伤,也不能被对方截下,并且还可以借飞盾撞击之力逃得更快。

    眼见飞盾就要与刀身相撞之际,随着蛟筋一抖,飞盾旋转方向一变,竟擦着刀锷向上斜飞,盾沿切过阿古什握刀的左背,绕了半圈回切向阿古什咽喉。

    阿古什闷哼一声,弯刀脱,背皮开肉绽。

    砰!

    飞盾临身的一瞬,阿古什双臂交叉于胸前,生生硬受了飞盾一击,轰然声中,阿古什吃这一击连退六七步,两臂居然没事,只是人却被生生拦下。

    下一刻,罗霄呼地落到阿古什身前,龙鳞飞盾像吸铁一样倒飞而回,附在小臂滴溜溜转着。看到阿古什衣袖尽裂,露出两臂却只破了点皮,而方才中招的左虽然看上去血肉模糊挺吓人,但五指屈张自如,显然没伤到骨头。

    “六级鳄战士,果然皮厚。”罗霄算是见识了老牌鳄战士强横防御力,要知道这可是灵器,在没有元力防护的情况下对上灵器,与普通人的肉躯对上利刃几乎是一样的。

    罗霄是惊叹,阿古什却是惊吓——一夜之间,强弱逆转如斯!如果不是丹田所剩无几的元力与左剧痛在提醒,阿古什怎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常人打架靠体力,武者搏斗靠元气,武士(战士)战斗靠元力,这是一切的根本,而现在,阿古什的元力几近枯竭。要不是这样,他怎可能被这点小技巧的区区一击所伤?

    “小子,见好就收啊!别逼我,你是修武堂弟子,不会不知道擅长防御的玄武士一旦拼起命来会是什么后果吧?而我们鳄战士的防御,比起玄武士只强不弱。”阿古什脸色阴沉,十指屈张如钩,摆了个十字,咬牙威胁。他两只不错是受了伤,却也只是不便握持兵器而已,空搏击的话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罗霄右猎刀挽了个刀花,轻轻敲击盾面,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响,嘴里轻轻吐出四个字:“欢迎拼命!”

    “命”字一出口,罗霄右足猛地蹬地,坚硬的沙砾地被踏出一个数寸深的脚印,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连人带刀盾轰向阿古什。

    太快了!阿古什避无可避,更令他灰瞳剧缩的是,那面青灰色的小圆盾与那把二尺猎刀,冲到半途时,蓬地爆开一团冷芒,尚在五步之外,锋芒寒气便砭肤生疼。

    好强劲的元力!阿古什汗毛倒竖,这一刻,他无比深刻感觉到,如果他不动用那一招来对撼的话,后果极其可怕。

    拼了拼了真的要拼了!

    阿古什别无选择,不拼就是死!突勒人骨子里的亡命与赌性猝然爆发。

    轰!

    阿古什的头顶突然涌起一蓬红雾,红雾涌动,仿佛藏有什么怪物,给人极为危险的感觉。

    罗霄顿时瞪大眼睛,这是……

    一颗淡红色巨大鳄头浮显,乱牙森森,血涎下滴,一双硕大的竖瞳透出凶残的冷意。

    “血气化形!”以罗霄对战士系统的了解,一眼就看出这是什么。

    血气化形是与武士体系完全不同的战士体系的特殊技能,发动这个技能,起码提升战力三成以上,实力与等级越高就提升越多。

    当然,这世上没有任何收获是不用付出代阶的。一旦催动血气化形,如果在有效时间内无法击败对,就会陷入长时间虚弱状态,战斗力不及平时一半。

    这是保命或拼命才会用的杀锏,后遗症如此之大,不是生死交关,没人敢这样做。而一旦这样做了,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才是真正的三板斧。扛不过,对死,扛过了,自己死。

    “去死!”随着头顶雾状的鳄头爆开消逝,那红雾尽数被阿古什吸入身体,然后整个人都胀大一圈,肌肤血光隐隐,眼神疯狂,惨烈狂笑,疯魔般扑向罗霄,十指箕张,指尖红芒激射数尺,空气都似摩擦出了火花。

    轰!

    这一声巨响,把不远处正处于胶着状态的程飞龙与柯林都惊动了,只是这二位也正处于紧要关头,根本不敢分心,连头都不敢回。

    红白两颗炽火球轰然相撞,炸开漫天光雨,一面青莹莹的圆盾冲天而起,大量红白交织的茫茫光雨中,夹杂着点点腥红。当光雨渐渐消散,显露出场上两个近在咫尺扭成一团的人影。

    罗霄与阿古什横眉冷对,四臂交缠。

    罗霄的猎刀前端穿过阿古什干瘦的掌,却卡在掌骨间。而阿古什却浑然不顾剧痛,掌死死扣住刀刃,使之无法寸进。

    阿古什的付出并非毫无代价,他不但掀飞了罗霄的龙鳞飞盾,将罗霄的左臂格挡出中门,血肉模糊的右爪更死死扣住罗霄的左胸心脏位置,五根锥子一样的指爪生生抓入皮肉,仿佛下一刻就是破胸而入掏心而出的恐怖画面。

    罗霄紧紧呡着嘴唇,额头密密的汗珠,眼神却无比清明,嘴角勾起一抹讥诮,一字一句,如针扎心:“就算你增加了三成战力,那又如何?我的元力还有很多,你的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个人的仙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寇十五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寇十五郎并收藏一个人的仙境最新章节